首页 笑敖神雕 下章
第14章 飞裑赶去不久
 慕容坚低道:“三娘就别和人家比了,我看黄蓉的子比三娘你的不知道要大多少。”黄蓉听他们又提到自己,不住抬眼望去,顿时面红耳赤,月光下两人已经赤在一起了,像两条虫一般,慕容坚在柳三娘身上又啃又咬,得柳三娘的身体不停动。

 黄蓉第一次看到男女赤相拥的场景,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,明知不雅,可是又觉新鲜刺,不气血上涌,竟然觉得身体燥热,连忙低下头,不敢再看。

 虽然不看,两人的语却清晰地传入耳中,柳三娘放地呻:“嗯…老妖怪…你得我…好…下面也要…对…就是那里…”“嘿嘿,这么快就透了,三娘真是个货啊。”

 不知不觉间,黄蓉听得口干舌燥,房也得难受,下身强忍意,十分辛苦。她的身体里不知有多少积蓄的汁,却无法释放出来,耳中听着二人的语,黄蓉几乎可以相像得到那幅画面,探寻何首乌的途中让她经历了两次意外的高,此时的她身体异常感,不知何时,下体已经有些润。

 “啊…老妖怪…再得里面点…三娘好舒服…”水潭边好戏继续上演,黄蓉感觉到每次自己产生情的时候,房都会肿异常,水呼之出。

 此刻她的襟已经被打了一片。她忍不住呼吸浓重,幸好下面两人深陷在情中,若在平时,黄蓉恐怕早被发现了,最要命的是,她几乎忍受不住要出来,想到苟合的两人不知何时才能离去,不心急如焚。

 得难受,衣襟越来越润,黄蓉终于忍受不住,偷偷解开衣,出丰硕的子,用双手握住,身体前倾,慢慢挤水从尖不断出,黄蓉细细地长出了口气,体验着倾泻的快

 为了避免更大的声响发出,她让尖尽量靠近枝叶,出的水都滴在上面,再慢慢下。下面两人正如火如荼,又听柳三娘道:“嗯…不要挑逗三娘了…受不了了…老妖怪快进来啊…”慕容坚道:“真是货,老夫就足你。”黄蓉悄悄撮着自己的房,反而更加燥热,此刻听到两人对话,更是难以忍受,情不自抬头望去,一颗心狂跳,竟舍不得收回目光,只见柳三娘娇吁吁地跪伏在地上,慕容坚从后面紧紧抱住她,似乎正准备进入,一幅画面。黄蓉俏面红热,不住想,如果今天自己失手落入他们手中,也许此刻慕容坚身下的就是自己了。

 想到此处,不口干舌燥,不敢再往下想,忽然,慕容坚股向前一冲,只听柳三娘“啊…”的一声,发出足的呻。慕容坚干进去了,黄蓉但觉气血上涌,双手不住用力抓住自己丰房,娇躯一颤,两股在挤出。

 同时裆内有一股热涌动,不粉面羞红,她在激动之下居然失,憋了许久的涓涓出,沾了亵,虽然内心羞赧,但那种压抑已久后的畅快让她再也制止不了自己,反而有一种的快

 黄蓉盯着那对合的男女,只见两个赤的身躯紧紧连在一起,不停的动,发出的声音“啊…老妖…好厉害…用力…不要停…”

 黄蓉何曾见过如此秽的场面,看得她血脉贲张,内心深深自责,可是偷窥的兴奋却让她移不开目光。黄蓉的亵已经透,涓涓热仍不断出,顺着她光滑如玉的美腿淌下,温热的感觉烫的她不住发抖。

 裆内漉漉的软布贴在部,让她很不舒服,目光扫到身前一条光滑柔软的树枝,不灵机一动,她起羽衣,颤抖着慢慢把亵褪到膝盖,雪白肥硕的了出来。

 一阵微风拂过,下体凉飕飕的感觉让她不由打了个寒战。溅出的了她洁白的玉手,无限娇羞中,她拉过那条拇指的枝条,缓缓放在了呼呼的户上。

 坚韧的枝条弹十足,紧紧抵住她的,她再也忍不住,下体压抑的肌完全放松,娇躯轻颤。

 原来清清的小溪瞬间变成爆发的山洪,倾泻而出,洪水顺着枝条到树干上,再被无数树枝分,只发出人耳难以分辨的声响。

 黄蓉一颗心狂跳,俏脸得通红,一口气缓缓悠长地呼出,倾泻的快无以复加,她感觉这是有生以来得最痛快的一次,当积蓄的体渐渐尽,内心竟然生起了莫名的失落,下体的空虚麻更加清晰。

 她试图挪动雪,柔韧的枝条也随之而起,感的滑过凸起的枝节,她不由娇躯一震,异样的刺像电一般传遍全身。

 黄蓉停顿了一下,内心对刚才兴奋的感觉异常怀念,忍不住雪体的枝条深深陷入肥厚的,当大的枝节再次滑过,她激动得娇躯颤抖,渗出丝丝爱

 “啪啪…”剧烈合的声音响彻山谷,在这寂静的夜里特别刺耳“老妖怪…得好深…快来了…”情中的男女销魂蚀骨,慕容坚勇猛地动着股,不断撞击着柳三娘的后

 而树上的黄蓉也已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,纤轻摆,黑乎乎的含着被水浸得滑腻腻的树枝,肥白的股竟然随着慕容坚的节奏不停颤动。

 黄蓉口干舌燥,脯也得难受,看到面前一条大光滑的枝干,不把高耸的丰凑了过去,把枝干夹在沟中,双手用力挤,两股水顿时了出去,此时的黄蓉就像一个盲目的探寻者,在望的引领下越走越远。

 下面的两人动作越来越大,黄蓉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双赤的身体,悸动的身躯似乎也不再受掌控,雪白的肌肤泛起红晕,当枝节再次滑过颤抖的沟,她不住身体一阵搐,率先了出来。

 黄蓉的不住收缩,粘稠的体源源不断倾泻出来,激动得头脑一片空白,她闭上眼睛,死死抱住树干,才不至于跌落下去。

 “啊…”下面的声逐渐加大,似乎也到了紧要关头,终于,慕容坚低吼一声,深深入柳三娘体内,身体不断抖动“啊…”柳三娘娇吁吁,发出销魂的叫。不知过了多久,黄蓉从眩晕中清醒过来,想起刚才疯狂的举动,不面红耳赤,连忙整理已经透的衣衫。

 她的心情很奇妙,这几天的经历真是离奇荒诞,她似乎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,其中是新鲜刺的事物,在这里世俗的人伦道德都算不得数,新奇的体验让她有些连忘返。

 但她深自己的身份和使命,最终还是要回到俗世中来,尽快忘掉那些困扰她的事情。她羞愧之余,不心存侥幸,做出这么多荒唐的事,只有天知地知,在外人眼中,她仍然是受人敬仰的黄女侠,在靖哥哥和儿女眼中,她依然是冰清玉洁的好子和好母亲。

 正当黄蓉胡思想的时候,一阵低低的细语打断了她的思绪,只听柳三娘低笑道:“老妖怪,没想到你老而弥坚,比你儿子也不逊,呵呵…”慕容坚道:“我早就知道你也上了那小鬼的套。”柳三娘道:“只有你这老妖怪才能生出那样的怪胎,教中的女子哪个不想尝尝鲜,听说教主也对他十分宠幸呢。”她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颤抖,继续道:“老妖怪,这次我们的事情办砸了。你说教主会怎么处罚我们?”

 慕容坚宽慰她道:“天塌下来有向左使顶着,这次任务由他带头,教主会给他几分面子,何况我们眼线众多,黄蓉也不见得真的能逃脱,不过会见蒙古秘史的事情你不能搞砸了,否则没人能保得住你。”

 柳三娘稍微放心,道:“那是自然,对了,令狐冲那边怎么样,他们二人可是更难对付。”慕容坚笑道:“嘿嘿,令狐冲这次是在劫难逃了,他的几个对头都在等着他呢。”***

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地传到了黄蓉的耳中,魔教的恶行人神共愤,什么卑鄙的手段都用得出来,她不暗暗替令狐冲夫妇担心,不过以他们夫妇的才智武功,应该不会让人得逞,想到这里,心下稍安。

 慕容坚和柳三娘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,两人调笑着穿好衣服,黄蓉听他们说要去“同福客栈”过了一会儿,两人终于离开,黄蓉为人谨慎,又在树上潜伏了一刻钟,确定四下无人后,才轻飘飘落在地面。

 身上的衣衫粘粘的,贴在身上倍感难受,在月光下见那潭水清可见底,黄蓉不由跳入潭中,潭水很浅,只能没到她的纤,她除去衣衫,坐在水底的鹅卵石上,缓缓地清洗着洁白如玉的体。

 寂静的夜,暗香浮动,黄蓉散开秀发,让它们洒落在她光滑的脊背,如练的月光映着她雕细琢的完美身体,更加明动人,她就像传说中的鱼美人,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出来呼吸新鲜空气。

 黄蓉尽情地洗了个痛快,顿觉通体清,她上得岸来,用内功烘干了衣衫,穿在身上,很是舒适。她决定今晚就在这里休息,天明的时候再做打算。她看到水边有一块光滑的青石,就靠在上面,闭目养神。

 晚风柔和清凉,吹在身上倍感惬意,黄蓉渐渐有些困意,不知什么时候,她沉沉睡去。当黄蓉睁开眼睛的时候,天色已经有些蒙蒙亮,鸟儿唧唧喳喳地鸣叫,她抖落身上的水,站起身来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顿觉精神百倍。

 她凝神思考,怎样摆魔教的眼线呢,她和黄药师学过一些易容之术,现在怀中还有几张人皮面具,不过要找些衣物来搭配,想到这里,她决定先到城中再做打算。不到半个时辰,黄蓉已经来到山脚下,她看到不远处有一片村落,不由灵机一动,飞身赶去。不久,来到了一处农舍。  m.TtlLxS.COm
上章 笑敖神雕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