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笑敖神雕 下章
第15章 告诉令狐大侠
 此时天还未亮,人们尚在睡之中,院子里晾晒着几件衣服,黄蓉纵身越入院中,挑了两件男人穿的宽大的布衣裳,顺便拿了一个斗笠,又在窗台上放了一锭银子,飞身而去。

 黄蓉来到一条小河边,把宽大的衣服套在身上,掩饰住她曼妙的身材,又挑了一张人皮面具戴在脸上,顿时变成一个中年的黄脸汉子,她把秀发盘起,再把斗笠戴在头上,对着河水照了一下,那面具十分精致,看不出一点破绽。

 而这般形象在人群中也不会引人注目,不心中欢喜。黄蓉暗笑,没想到她被形势所迫,竟然要作些偷摸狗的事情。

 不过那锭银子够她的苦主买几百件这样的衣服了,想到自己可以大摇大摆地赶路,心情大好。不多时,黄蓉来到城内,此时天已大亮。

 想到柳三娘要会见蒙古秘使,心中一动,不如去看看他们搞什么名堂,她依稀记得昨晚他们说住在“同福客栈”于是向路人打听,那客栈是末陵城第一大客栈,倒也不难寻找。

 不到一刻钟,黄蓉出现在了“同福客栈”的门口,她入得门来,找了张角落处的桌子坐下,抬头望去,这客栈的大堂很气派,面积广大,很多市井之人在这里喝早茶,熙熙攘攘。

 黄蓉目光如电,她猛然看到柳三娘的身影,独自一人,坐在窗户旁边用餐。黄蓉也觉腹中饥饿,叫了些早点,边吃边用余光观察柳三娘的动静。没多久,柳三娘走出客栈,黄蓉连忙结帐,跟了出去,但见柳三娘肩上背了个包袱,似乎要赶远路,黄蓉小心翼翼地坠在后面。

 街面上人涌动,人声嘈杂,柳三娘似乎并不着急,慢慢悠悠地向前走,黄蓉跟了一个多时辰,才见她出了西城门,黄蓉紧随而去,城门外是一片郊区。

 又跟了一会,见到远处停了一辆马车,车篷颇为豪华,柳三娘走上前去,一个眉清目秀的锦衣公子上来。路边坐了一些脚夫,黄蓉低斗笠,坐在他们旁边假装休息,暗中留意那边的动向。

 只见柳三娘和那公子有说有笑,时而伸出纤纤玉手在那公子的膛垂几下,端的是风情万种,把几个脚夫看得痴了,看到他们口水的样子,黄蓉心中暗笑,要是他们看到真正的自己,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 不久,柳三娘上了马车,进入车篷,那公子亲自驾车,黄蓉看到马车缓缓离去,才跟了过去。

 那马车的速度并不快,一路上有很多商贾小贩驾着拉货的马车,黄蓉混在他们中间,倒也不担心被发现。那公子是蒙古密使吗?看样子不像,莫非也是魔教中人,他们一起去见蒙古密使?

 黄蓉十分好奇,见他们一路向西,这样走下去,距离襄越来越近,虽然速度慢些,但是探询关系到江山社稷的大事,倒也不是浪费时间。

 行了一个多时辰,柳三娘下得车来,和锦衣公子并肩坐在前座,两人打情骂俏,看似十分欢喜,柳三娘时而帮那公子拭去额头上的汗珠,竟然十分温柔体贴。

 黄蓉从侧后看到,见到她与平的样子大不相同,此时竟像一个多情的小女儿,不由暗暗感叹,万万没想到这女魔头还有如此柔情的一面。行至晌午,天气炎热起来,不多时已骄似火,一众行人正口渴难忍。

 忽然见到前方有一驿站,不由欢呼雀跃,鱼贯而入。黄蓉见柳三娘二人也进入店中,也跟了进去,这个驿站很大,上下两层楼,想来是专门做来往行人的生意,正值晌午,生意兴隆,已经没有多少空位。

 柳三娘二人上了二楼,黄蓉也来到楼上,为了不引人注目,她坐在一个不起眼的座位上,这里既可以方便观察到柳三娘的位置,又可以透过楼梯看到一楼大厅的场景。

 此时她也十分口渴,叫了一壶龙井,虽然茶品糙,此时却如久旱逢甘,于是慢慢品味,此时店内龙蛇混杂,黄蓉细看之下,很多人携带兵刃,有些是押镖的镖师,也有些寻常江湖中人,现在烈炎炎,大家都不愿离去,一时店内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。

 在嘈杂中有两个人步入店中,黄蓉正好抬头望向店门方向,看到了一对俊异不凡的青年男女,不由一愣,心中暗道:“他们不是去天山了吗,怎么会出现在此地?”此二人正是令狐冲夫妇,二楼已经客,他们就在一楼坐下。

 黄蓉暗中思忖,听黄药师讲,千年何首乌和千年的天山雪莲二者得其一即可做药引,自己已经拿到千年何首乌,天山雪莲自然也就不需要了,此去天山路途遥远,二人决不可能已经拿到雪莲,他们在这里出现,必定是另有内情。

 如果没有跟踪柳三娘的事情,黄蓉定会下去向二人表明身份,三人一起回襄,以他们的武功必能人挡杀人,魔挡杀魔,可是眼下的情形,如果这样做就会暴身份,前功尽弃,魔教与蒙古勾结的阴谋将无法察。

 想到此节,只能暂时按兵不动,暗中观察,见机行事。黄蓉见二人风尘仆仆的样子,似乎赶了很远的路,两人坐在那里很引人注目,令狐冲玉树临风,盈盈美动人。

 此刻面带桃红,额头挂着汗珠,别有一番风韵。店内不乏好之徒,目光不住在她身上飘来飘去。

 盈盈似乎见惯不惯,与令狐冲谈笑自若,轻轻私语。过了一个多时辰,天气渐渐转凉,一些人开始陆陆续续离开,黄蓉偷眼向柳三娘望去,见她神态悠闲,并不急于赶路的样子。

 忽然,嘈杂的店内猛然间变得鸦雀无声,黄蓉心下奇怪,下意识向门口望去,入目的景象让她心中大惊。

 只见门口站着几个人,其中四个中年人黄蓉认得,高大威猛,相貌十分相似,正是魔教的宗西,宗东,宗南,宗北四兄弟,号称“玄冥四煞”武林大会时围攻郭府,黄蓉还与他们过手,四人十分武功高强。

 但是让黄蓉心惊跳的并不是他们,旁边一位蓝衣女子,一身异族打扮,生得颇为娇美动人。

 此时却一脸凄苦无奈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几乎要滴出泪来,细看之下,双肩处竟悬着两条短腿,她的雪白玉颈上居然骑着一个脸狂傲的丑陋侏儒,像一条蛆般寄生在她的身上。

 难怪大家都鸦雀无声,如此怪异的场面真是让人骨悚然。纵是黄蓉见多识广,此刻也有种烦闷恶心的感觉,她稍微定了定神,见到他们旁边还站着一位面色惨白的年轻公子,手摇折扇,风度翩翩。黄蓉只识得“玄冥四煞”不难得知,另外几人也应该是魔教中人。

 此番魔教大举出动,难道是为了令狐冲而来?看来要有一场血战了,令狐冲武功独步天下,恶人闻风丧胆,可是终究双拳难敌四手,黄蓉不暗暗捏了把汗,思忖着一会动起手来自己如何帮忙。

 何况对方还有柳三娘在暗中窥视,想着偷偷瞟了柳三娘一眼,见她神情自若,毫不动容。店小二见来了一群凶神恶煞般的人物,早吓得腿脚发软,不敢上前。几人盯着令狐冲那边,目光灼灼。

 此时令狐冲刚好抬头向他们望去,当见到那蓝衣女子,脸色不一变,此时那侏儒率先开口道:“令狐大侠,多年不见,可想死小弟了。”

 尖声尖气,甚为门。令狐冲和盈盈对望一眼,两人同时感到头痛,怎么会碰到这个煞星,真是冤家路窄,原来那侏儒就是当年“桃谷六仙”之中的桃仙,六人本不善。

 但对令狐冲却心服口服,唯他马首是瞻,倒也没做出什么恶事。令狐冲退隐之后,六人无人管束,劣难除,竟做出些杀人越货,妇女的勾当,开始武林同道看令狐冲面子,没有深究,却使他们更加猖狂,最后,几个名门大派忍无可忍,派出十几名高手追杀六人,他们无处藏身,于是向令狐冲求救。

 六人的恶行当时令狐冲早有耳闻,虽然痛心,但以他的为人,怎能包庇纵容他们,只有袖手不管,任其自生自灭,六人怀恨而去。

 终于,他们被各派高手围困于恒山脚下,经过一番血战,六人不敌,眼见覆灭之际,他们竟然祭出了在江湖上臭名昭著的“溶血大法”

 当年经历过那场大战的人,提起此事至今心有余悸,当时六人抱成一团,其他五人竟化成血水,浇到受伤最重的桃仙身上,当桃仙站起来的时候,已经成了血人,狰狞恐怖,如厉鬼一般。

 功力却增强数倍,竟让他奋力杀出一条血路,逃逸而去。几年之后,当魔教死灰复燃的时候,桃仙加入魔教,充当了魔教的急先锋,他集兄弟六人的功力于一身,在江湖上鲜有敌手,杀人无数,完全变成了一个嗜血的魔头,他怀恨令狐冲当年的不顾情谊,多次扬言要杀令狐冲祭奠他死去的兄弟。

 本来令狐冲见到他还有些愧疚,但看到他身下的女子的时候,不义愤填膺,那女子正是令狐冲的故“蓝凤凰”看到她受此屈辱。

 本来娇滴滴的她此刻容颜憔悴,顿时心痛如绞,心中大骂桃仙丧心病狂。他再也忍不住,一拍桌子“嚯”地站了起来。

 大声喝道:“桃仙,你怎能如此对待一个弱女子,你到底有没有人。”盈盈很少见到情郎如此生气,暗暗担心。

 她也是魔教出身,对一些凶残的行径早见怪不怪,但是见到今天的情景,却也不有些心惊。桃仙尖声笑道:“嘿嘿,大家看了。

 令狐大侠又开始行侠仗义了,不过今天令狐大侠恐怕要失望了,我从来没有强迫过她,都是她惦念我上的功夫好,舍不得离开我。”说着用力拽蓝凤凰的秀发,道:“嘿嘿,美人,告诉令狐大侠,你是不是自愿跟我的。”  M.tTllXs.coM
上章 笑敖神雕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