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笑敖神雕 下章
第52章 念及于此
 黄蓉给两人一个下马威,顿觉出了中一股恶气,冷冷盯着两人,心中暗暗盘算,如今自己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魔教,行事务必要加倍谨慎,今问出底细之后,断不能留下活口,否则后患无穷。

 杀意既生,便再无顾虑,黄蓉缓缓道:“柳大堂主,你可知我的来头?”见两人目光茫然,遂站起身,负手而立,清笑道:“落英神剑桃花下,碧海生云影间。”二人听闻“车夫”

 竟发出女子的动听娇笑,本已错愕万分,柳三娘闻言更是面如土色,颤抖道:“阁下…来自桃花岛?”话音未落,但见眼前“车夫”

 乍一转身,衣衫袂动,斗笠与长衫骤然甩落,一头绸缎般黑亮长发随风飘散,待转过身来,二人眼前一亮,一名风姿卓越的绝世美妇亭亭而立。

 美妇人一袭黄衫,巧笑靓兮,一边将秀发挽成云髻,一边淡淡道:“我便是马上要钻入贵教天罗地网,翅也难飞之人。”柳三娘颤声道:“黄…黄蓉…原来是你…”***

 黄蓉恢复了女儿身,顿感轻松自如,笑道:“柳大堂主,多不见,心中正挂念,却没想到柳大堂主在背后算计妾身。”言罢柳眉微蹙,如娇似嗔。周早看得痴了。

 他本是好之徒,平生何曾见过如此绝佳人,白皙的俊面已变得通红,着口水,喃喃道:“女侠便是黄蓉吗…果真名不虚传啊。”

 黄蓉早对男子的目光习以为常,也不生气,展颜笑道:“我不和你们多啰嗦,只要你们代出蒙古密使之事,我便饶了你二人性命。”柳三娘闻言心中一凛,强颜笑道:“从前多有得罪,也是教命在身,迫不得已,还请黄女侠雅量。

 只是女侠所说之事,妾身实在是不知情啊。”黄蓉柳眉一挑,怒道:“柳三娘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姑没空和你废话,莫非你是想尝尝我桃花岛的‘分筋错骨手’?”

 柳三娘不为所动,道:“黄女侠便是杀了妾身,妾身也不知情。”黄蓉见她嘴硬,心知这女魔头不好对付,是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,冷哼一声,便转向周,轻声道:“小兄弟,你也毫不知情吗?”

 周陪笑道:“此事关系重大,若是旁人问起,我是宁死也不肯说的,只是…若是黄女侠想知道,自然…有的商量。”黄蓉闻言芳心一喜“分筋错骨手”云云,她并未习得。

 只是说出来唬人,这柳三娘是个厉害角色,若是死抗,她真的会头痛万分。这周既非魔教中人,又知晓秘密,从他嘴里套出,自然容易得多,便笑道:“小兄弟真是明理之人。”

 柳三娘闻言急道:“弟,教主的手段你也略知一二,你若胡言语,他定然教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 黄蓉道:“小兄弟,你若弃暗投明,便随我去襄,世间无人能伤得了你,自古正,后我引你拜入郭大侠门下,习得一身武艺,铲魔寇,定然成得一身功名。”

 周道:“黄女侠,小人并非怕死,也不想学什么高深的武功。”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黄蓉,道:“只要女侠今后让小人伺候左右,小人便是为女侠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。”

 黄蓉被他盯得不适,正待答话,却听柳三娘急道:“弟,休要受她惑,过得今,三娘便带你去见教主。”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黄蓉抬手赏了柳三娘一记耳光,厉声道:“住口,惹恼了姑,便教你过不得今。”

 柳三娘顿时眼冒金星,白的面颊上留下一道红印,痛得忍不住伸手去。黄蓉连番羞辱柳三娘,终报一箭之仇,不由心中大快。见柳三娘不敢再言语,黄蓉凑到周面前,柔声道:“小兄弟,把你知道的说给我听吧。”

 周道:“黄女侠,你答应让我追随你吗?”黄蓉为了哄他说出实情,也不多想,浅笑道:“你肯弃暗投明,我自然求之不得。”周闻言面,道:“女侠让我服侍,我自然听女侠的话。”

 他见黄蓉就蹲在自己面前,一笑一颦间雍容雅丽,明动人,丰腴的身体散发着人的体香,不由心中麻难忍,竟伸手抱住了黄蓉。

 黄蓉不想他如此大胆,猝不及防,竟被抱了个结实,芳心又惊又怒,刚待出手制住他,却听柳三娘怒喝道:“妇,休要勾引我弟,弟,快放开她,你方才不是说过三娘我胜过这妇十倍吗?”

 黄蓉闻言怒极反笑,不想这魔女不仅醋意浓,口出秽言,还自恃甚高,不由起了她的好胜之心,故意不挣扎,娇笑道:“小兄弟,你放开我吧,去抱你那美貌的三娘。”

 周紧抱着黄蓉丰的身体,俊面恰好隔衣上了黄蓉一双弹十足的峰,只觉香扑鼻,不由血脉贲张,息道:“不,我只要黄女侠。”

 黄蓉盈盈一笑,道:“小兄弟,你说我和柳三娘哪个更好看?”周痴道:“当然是黄女侠…这世间哪里有比得上黄女侠的女子。”

 黄蓉美目盼,瞥向柳三娘,但见她已面色铁青,横眉怒目,不由芳心大悦,笑道:“先放开我,被你抱得不过来气了,嗯…”忽感前一阵麻酥,忍不住哼了一声,垂首一看,原来周不经意间鼻子蹭到了她一边尖。

 “妇…”柳三娘再也忍受不住,发出一声哀吼,发疯似的冲了过来,黄蓉玉臂一挥…“嘭”的一声,柳三娘重重摔倒,嘴角出鲜血,再爬不起来,她披头散发,恨恨道:“弟,我对你一往情深,为何如此对我…妇,你杀了我吧,不要如此折磨我…”

 黄蓉见状不由一怔,想不到这人尽可夫的魔女竟是个醋坛子,自己只是和周稍加亲近便令她歇斯底里,若是如昨夜和尤八一般,那她岂不是要血而亡?想到那俗汉子,不由娇羞难抑。

 正想间,忽感周的手开始变得不老实,左手抚着她光滑的玉背,右手摩挲着她浑圆的股,脸也有意无意地在她前缓缓磨蹭,得她身子又麻又

 黄蓉俏面一红,芳心暗忖此刻已然颇为出格,便适可而止吧。强忍躁动,轻轻推开周的头,道:“嗯…小兄弟,你先把蒙古密使的事情说与我听吧。”周面色通红,道:“不忙…黄女侠先疼疼小人…”

 黄蓉明眸一闪,柔声道:“我是急子,若是心中有事,做何事都不会尽兴,你先说与我听,我高兴了稍后自然少不得你的好处。”言罢螓首微垂,抿嘴浅笑。

 周见黄蓉俏面生,美态人,不由心醉神驰,应道:“好,我便说与女侠听。”黄蓉从前在军中拷问俘虏细作,时常碰到些死硬之人,黄蓉虽然最后总有办法让他们吐出实情,却也要绞尽脑汁,耍出百般手段。

 今不经意间让周占了些许便宜,他便整个人都酥了,莫说让他代点秘密,看他模样,便是要他性命,他也定然应允。自古“英雄难过美人关”她追随郭靖多年,读兵书,于韬略,战场用兵计智百出,唯独这“美人计”不曾试过,如若当初她略施美人计,那些人定然个个抢着招供,岂不是省了恁多麻烦?

 想到此处,不由俏面发烫,暗怪自己怎会生出如此荒诞念头。可一见周仰慕热切的目光,不由芳心一动,暗忖今在此绝密之处,若是牛刀小试一下又何妨?

 无非是让他占些便宜,待他代完事情的来龙去脉,便可送他二人去见阎王。正思忖间,忽觉周向前扳她纤道:“女侠坐过来。”

 黄蓉本已想得心慌意,经他扳,不由失措,踌躇间娇躯一软,身子顺势向前,竟跨坐了周腿上。事已至此,黄蓉银牙一咬,索打定主意,也不挣脱,伸出纤指在他额头上一戳,嗔道:“真不老实…说吧。”

 稍一坐定,便觉一硬邦邦的东西抵到肥上,不由俏面一烫,芳心狂跳,却佯装不知。周身子靠在木壁上,双手将黄蓉丰的身子搂在怀中,本已飘飘醉,经黄蓉一戳,更是骨头都酥了。

 连忙道:“都是三娘说给小弟听的,月神教即将一统江湖,可是东方教主的野心远不止于此,他还想…登上九五之尊。”黄蓉闻言一惊,她先前只道东方不败做武林霸主,没想到他还有如此惊天的野心。

 忽听柳三娘喝道:“弟,住口,你想害死姐姐吗?”黄蓉早已对她不耐,环指弹出,但听“嗤”的一声,柳三娘道隔空被点,顿时晕厥过去。周见识到黄蓉“弹指神通”的功夫,又惊又佩,道:“黄女侠果然神功盖世,能追随女侠,真是小人几世修来的福气。”黄蓉嫣然一笑,道:“这只是些浅的功夫,后你在郭大侠门下,自会学到高深十倍的武学。”

 言罢忽觉周双手隔衣在摸她肥股,不由伸出玉手在他手臂上轻轻一拍,笑骂道:“小子,给姑老实点!”

 周察言观,见怀中雍容高贵的黄女侠俏面泛着晕红,娇滴滴不见半点愠,不由胆更壮,双手紧贴黄蓉身子滑到前面,继而向上摸索,竟攀上黄蓉的圣女峰。

 尽管黄蓉方才已拿定主意要略施“美人计”但具体如何实施却尚未想好,不想双峰转眼便要失守,不由有些慌乱,连忙双手抓住周手腕。周前进不得,急道:“女侠太美了…小人受不了了…就让小人摸两下吧…”

 黄蓉见他可怜巴巴的俊面,不由芳心一软,竟莫名生出一股怜爱之情,心道既然用“美人计”引于他,自然不能和他相敬如宾,多少要给他点甜头,念及于此,不由轻叹一声,双手随之一松。  m.TTlLxS.coM
上章 笑敖神雕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