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笑敖神雕 下章
第51章 吓得面目惨白
 转瞬便过了一个多时辰,天气稍微见凉,柳三娘二人便随众人启程上路。黄蓉虽然心急,却不敢冒然驾车离人群,只得随众缓行。车篷内两人却说说笑笑,颇为悠然惬意。

 二人闲谈片刻,忽听周道:“三娘,此事办成,可是大功一件,扬州非你朱雀堂地盘,教主却将此事交给你来办,可见教主对你的信任非同一般,白虎堂那方老怪定会气得吹胡子瞪眼。”

 柳三娘笑道:“虽说强龙难地头蛇,但有教主撑,他又能奈我何?终有一,我定教他方林乖乖听命于我。”

 两人很少谈及魔教事务,黄蓉闻言眸子一亮,连忙留神倾听。又听柳三娘低声道:“弟,目前你非我神教中人,我对你透此事,已违教规,你万万不可漏出去,若是传入教主耳中,你我都会遭殃。”

 周道:“嘿嘿,三娘还信不过我吗?再者说,教主即将称霸江湖,三娘这次若能将蒙古大军引入中原,一统天下也指可待,到时三娘出将入相,还会在乎一个区区的副教主?”

 柳三娘笑道:“小子口气不小,我一介女,可不想什么出将入相,此番胡言切不可向外人道。”停顿一下,叹道:“说起那副教主之职,已经被那岳老二占了先。”周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 柳三娘道:“据眼线来报,岳不凡那厮抓到了令狐冲和任盈盈夫妇,教主大悦。唉,教中资历长于我者多矣,这位子我就不奢望了。”黄蓉闻言大惊,若是令狐冲夫妇为魔教所擒,那她岂不是襄唯一的指望?念及于此,不如麻,方寸尽

 那周又道:“三娘不必妄自菲薄,若你此次功成,岂不胜过抓十个令狐冲?再说向左使和慕容坚失了黄蓉,教主定然震怒,三娘就凭空少了两个对手,嘿嘿。”

 黄蓉听他们谈到自己,不由屏倾听。柳三娘道:“此言有理。黄蓉那婆娘计智百出,始终是个威胁,据可靠消息,她正赶往扬州的路上,你我要加倍小心,谨防被她坏了事。”

 黄蓉闻言又是一惊,未料自己行踪已,她一路慎之又慎,想不通何处暴了身份,莫非是尤八?

 想到此处,不俏面一烫,旋即又觉无此可能,自己与他…是在极其隐秘的所在,而那人又不识得她。退一步讲,纵是尤八发现了她,也没有闲暇将此事告知柳三娘,想来并非尤八所为。

 思忖之间,又听周道:“她已采到了千年何首乌,不回襄,为何要去扬州?”柳三娘道:“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之处,不知她此行有何目的?”

 周道:“既然发现了她的行踪,神教为何不将她擒下?”柳三娘道:“发现她之人另有重要使命,没有将消息及时传出,所以现在又失了她的踪迹,只知她正在赶往扬州。

 唉,这婆娘极为难,纵使知道她的所在,想抓住她也绝非易事。”黄蓉闻言心下稍安,看来魔教并不知道她的确切行踪,他们二人更想不到她就潜伏在他们身边。

 不过形势也没有之前预估的乐观,今后定要加倍谨慎。周道:“江湖传言这婆娘不仅武功盖世,美貌智谋更是世间无双,听三娘之言,想必所言非虚。”

 柳三娘道:“几前,这婆娘在我和向左使,慕容坚父女几人联手围攻下逃脱,真的是比泥鳅还滑。哼,不过神教已在扬州布下天罗地网,一旦她面,便翅难飞。”

 黄蓉闻言不住得意,芳心暗忖:“天罗地网?你们想抓姑,等下辈子吧。”周笑道:“三娘,你们若是抓到了黄蓉,可不可以让我玩上一玩?”

 柳三娘怒道:“那婆娘哪里好,让你们这些汉子像见了鱼腥的猫一样?瞧你这副德,三娘我真是白疼你一场了。”若是在一月前听到此言,黄蓉定然暴怒,可如今她早已习惯了别人拿她调侃。

 只是一丝冷笑置之。周陪笑道:“姐姐息怒,我说笑而已,在我心里,姐姐要比那黄蓉好上十倍。”柳三娘笑道:“你这张嘴真的讨人喜欢,我一直舍不得把你献给教主…坏蛋。”

 车篷内传出两人的调笑声,夹杂着衣衫扯动之声,黄蓉暗骂这两人端的不知廉,完全不顾前面还有她这“车夫”一点都不怕被人听到。

 折腾了片刻,又听周笑道:“姐姐,你的子好大好白,让我吃一口,嘿嘿。”柳三娘息道:“咯咯…你天天吃还吃不够吗…”

 周道:“姐姐,你真的要孤身一人去见那蒙古密使吗?”黄蓉本无兴趣听两人的龌龊事,闻得“蒙古秘史”四字,不由精神一震,只得继续硬着头皮细听下去。

 柳三娘道:“此事事关重大,只有教中少数几人知道…而且…对方也极为谨慎…所以教主命我单独前往…轻点…”周道:“可是姐姐又没见过那人,不如我跟在姐姐身后,暗中保护姐姐?”

 柳三娘笑道:“只要我去了那里,自然会有人和我接头…咯咯…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…莫说保护我…可别坏了我的大事…”周笑道:“嘿嘿…敢小瞧我,我便让你尝尝我这三脚猫的功夫。”

 柳三娘求饶道:“别…咯咯…好…”“三娘…我便来帮你…止止…嘿嘿…”车厢内情泛滥,不断传出两人的调笑呻,纵是黄蓉一路上对此事已颇多历练,也不住面红耳赤。

 一会儿功夫,黄蓉竟觉口干舌燥,周身燥热,前的一对峰酸难忍,心中暗叫不好,她这段日子奇遇连连,身子变得极易动情,稍加挑逗便汁横,昨夜搏尤八之后,更有加剧之势。她螓首低垂,但见前已渗出两点渍,颇为碍眼。

 黄蓉只觉苦不堪言,心知如此下去迟早会暴身份,情急之下,连忙凝神静气,平复心绪,对身外之事充耳不闻。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便觉念渐退,才暗暗长出了口气。

 她仔细推敲两人之前言语,令狐冲夫妇已然落难,魔教已知她正赶往扬州,正等着她自投罗网…

 越想越心惊,前路荆棘密布,襄群雄也对她翘首以盼,一股无形之让她有些不过气来,便想立即调头返回襄,可是再有两三便到扬州“蒙古密使”之事也有了眉目,如她当初所想,此事关系重大,如何能功败垂成?

 柳三娘与那密使素未谋面,她又只身前往…念及于此,黄蓉眸子一亮,暗忖若是探听到他们约定的地点,她便可冒充柳三娘前往,凡事便在她的控制之中。

 与其和他们不紧不慢地耗着,不如一不做二不休,擒下此二人,凭她的手段,定可问出底细,到那时,她便可迅速潜入扬州,破坏魔教与蒙古人的阴谋。

 想到此处,中豪情又生,斗志昂然。一念之间,黄蓉便下了决心。她渐渐放缓车速,使车马慢慢落在队伍后面,车内二人云雨正酣,对此毫无察觉。

 前方一处急弯,马车已落后众人颇远,待到众人完全消失在弯路尽处,黄蓉见四下无人,心道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。她循着呻声算出两人方位,悄然挑起身后草帘,乍见两人动身影,便弹指而出。

 但听两声闷哼,两人便如烂泥般瘫倒在竹席上,声息皆无。官道两旁皆为树林,间或夹杂着若干通往各处村野的小路,黄蓉拣了一条最荒凉的驱车转入。

 行了里许,路便到了尽头,黄蓉挑些树间距离较宽之处继续深入,左转右拐,穿透层层叠翠,又行了片刻,来到林深之处,枝叶繁茂,再也前进不得,眼见此处人踪绝迹,黄蓉才停了下来,将马匹拴在树干上。黄蓉挑帘进入车篷。

 只见两人衣不掩体,相拥倒在草席上,柳三娘出了一对雪白子,那周下更是悬着黝黑的具,端的不堪入目。

 黄蓉见状芳心大羞,暗骂无,但转念一想,此刻不是计较小节之时,便硬着头皮上前,先封住两人内力,再拍开道。两人乍一恢复神智,见到“车夫”站在面前,不由大惊失,周斥道:“大胆,谁让你进来的,快给我滚出去!”

 柳三娘拽了他一下,抱拳道:“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,之前多有得罪,还望海涵。阁下是何方高人,请不吝赐教。”

 黄蓉缓缓坐在檀木凳上,故作镇定道:“把衣服穿上说话。”两人虽是荒,终也有廉之心,连忙穿衣提,束好带。黄蓉见柳三娘神色有异,似乎在暗暗吐纳,便冷笑道:“休要枉费气力了,纵是王重再世,也休想破解我的独门手法。”

 柳三娘只觉内力如泥牛入海,踪迹全无,心下大惊,表面却不,闻言强笑道:“阁下好手段。

 只是小女子不知阁下为何要费尽心机暗算我姐弟二人,若是求财,小女子悉数奉上,若是求嘛…咯咯…阁下大可不必如此周折。”她面上尚未褪去,言罢更是缓缓扭动肢,媚态尽现。

 黄蓉心中鄙夷,念及魔教对她家人的迫害,几前更糟她与魔教众高手合围之苦,不由芳心恨极,见她正风坐起身,不由飞起一脚,只听“嘭”的一声,顿时将她踢得撞上车篷木壁。

 柳三娘惨叫一声,身子滑落车篷一角,嘴角已渗出鲜血,不由怒道:“大胆…你…胆敢如此对我…你可知姑我的来头?”黄蓉冷冷道:“你不就是魔教朱雀堂的柳三娘吗?久仰了。”

 “你…”柳三娘猝不及防,顿时语,寻常江湖人物见到魔教中人,避之唯恐不及,此人已知自己身份,却毫无顾虑,不由脊背发凉。那周见此情景,吓得面目惨白,颤颤巍巍道:“好汉息怒…有话好商量…”  M.ttLlxs.COm
上章 笑敖神雕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