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笑敖神雕 下章
第44章 不噤毛骨悚然
 黄蓉闻言身体燥热,心头奇无比,忍不住追问道:“‘神龙见尾不见首’听起来颇为有趣,不知有什么名堂?”尤八道:“这个容易,男女身子互调叠在一起。

 同时捧着对方的股,对方的部,如此一来,两人便只能见到对方的股,所以称‘神龙见尾不见首’,和一般的合相比,端的别有一番滋味。”“这…不会脏吗?”黄蓉气血上涌,口问道。

 尤八笑道:“说来有些脏,做起来便不会,火焚身之时,再高贵雍容的女人都不会嫌脏,若是有人能对黄蓉那样的女侠用上此式,便不枉此生了。”

 黄蓉闻言娇躯一颤,前的一对大得更加厉害,她每到动情时,水便薄而出,不心中忐忑,她不经意双腿一夹,只觉户已变得润,情知若再听下去恐怕就忍受不住了。

 口中却忍不住继续追问:“‘口纳百川’如何讲?”尤八道:“兄弟问得好,十八式中有六式与众不同,不属于合的姿势,而是高时锦上添花的技巧,之所以占了六式,盖因这六式若是用得妙了,便是石女也让她高迭起。”黄蓉闻言罢不能,问道:“是哪六式?”

 “既然你问起,哥哥便为你一一道来,合中最美妙的时候,莫过于男子之时,不仅男子可以舒服到极点,女子受到的浇灌,也会变得放,达到死之境。”

 尤八喝了口酒,继续道:“‘苍龙入海’便是在之时,将具深入女子户内,‘万箭穿’则是之时将具拔出,将悉数到女子的一对子上,若是将到女子面上,便是‘狂涛拍面’了。”

 郭靖时,都是到她的户内,每次她都被浇得花枝颤,舒服之极,她却没见过的样子,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讲究,脑中不觉浮现出那些滚烫粘稠之物到身体上的情景,更觉新鲜刺中气血翻涌,一股热顺着玉腿了出来。

 她悄悄伸手向下一摸,发现裆部的衣已经了一片,不面通红,连忙夹紧双腿。幸好尤八没有察觉到,他吐沫横飞,继续道:“兄弟方才问道的‘口纳百川’,就是将全都入女子的口中,如同在她口中爆炸一般。

 至于‘杠上开花’,嘿嘿…便是将悉数入女子的后庭之内,‘一泻千里’便是途中,将具从户中拔出,从女子的小腹一直淋到脸上,得她遍体皆是。”

 黄蓉此刻芳心狂跳,口干舌燥,一时讲不出话来,她心澎湃,再也坐不住,两条玉腿情不自叠起来。

 情知若是如此听下去,便是想不出破绽也是不行了,尤八又道:“哥哥此生的一个梦想,便是将黄蓉‘杠上开花’,不过恐怕不能实现了。”

 黄蓉闻言芳心一,居然对他的不敬再无分毫反感,反觉水汹涌,迫得她不过气来,她喝了口酒,强自镇定,道:“哥哥何出此言?”

 尤八叹道:“想那黄蓉是何等人物,哥哥纵然有非分之想,恐怕连她的面也难见到,更别说与她好了,可惜的是这‘伏凤十八式’便只能浪费在那些胭脂俗粉身上了。”黄蓉暗忖,这“伏凤十八式”

 当真奇妙无比,若是靖哥会用便好了,两人在上定然其乐无穷,可惜的是他只会“降龙十八掌”这种招式在他眼中不啻魔歪道,纵然是有人指点,他又如何肯学,反而会义正辞严地训斥一番,黄蓉暗叹一声,内心隐隐有些失落,她若想领教这绝妙的上功夫,恐怕要等到下辈子了。

 尤八续道:“哥哥将剩余的招式讲与你听,我们便去吃花酒。”黄蓉再不敢听,连忙摆手道:“哥哥莫急,来方长,哥哥只管独自去做好事,小弟今实在不能奉陪。”

 尤八颇为失望,又劝了黄蓉几次,见黄蓉坚决不随他去,加之他火气正旺,急于宣,便只得作罢,独自出门去了。

 黄蓉此刻才放下心来,连饮了几杯茶,心情才稍微平复,只是仍觉得难受,裆部仍然漉漉的,不由暗中责怪自己竟如此经不住挑逗,尤八只一番言语便让她方寸尽,莫非她真的如尤八所说,和那些虎狼之年的寂寞怨妇一般无二?

 念及于此,黄蓉暗自心惊,回想这一路上的经历,她发觉自己极易动情,不论在海上,还是在桃花岛。

 甚至撞见柳三娘与慕容坚,她都情难自抑,身子反应强烈,不由自主做出些荒唐之事,她心中暗暗告诫自己:“黄蓉啊,你生是靖哥的人,死是靖哥的鬼,切不可一时了心窍。”

 黄蓉又小坐了片刻,想要回房,却心中踌躇,她此刻漾,生怕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便打定主意出去逛逛,吹吹晚风,也许能稍解心中烦躁之情。出了客栈,黄蓉信步在长街上闲逛,天色渐暗,街上的行人多了起来。

 此镇南北通畅,乃人群集散之地,一些市井小贩趁机作些小本生意,叫卖吆喝之声不绝于耳,人群熙熙攘攘,颇为热闹。

 行了片刻,黄蓉见前方几处店铺燃起了花灯,颇为明亮绚丽,心中欢喜,便想上前观赏,才行几步,忽见一个身影在眼前掠过,黄蓉一怔,只觉颇为熟悉,目光追过去一看,正是尤八。

 只见他停停走走,颇为慌张。黄蓉暗忖:“他没有去逛窑子吗,在街上鬼鬼祟祟做什么?”心中好奇,便悄悄跟了上去。

 ***黄蓉小心翼翼地跟在尤八身后,始终保持几丈的距离,只见尤八不时东张西望,蹑手蹑脚,完全不似平俗豪放的样子。黄蓉见状愈发好奇,便仔细观察,不多久便看出了端倪。

 虽然街上人来人往,尤八的脚步却始终追随着一个身材姣好的素衣妇人,黄蓉心似明镜,寻思:“怪不得他没有去窑子,原来竟起了这般心思。”她素有侠义心肠,这种事她不知便罢了。

 既然让她撞上,便不能不管。沿着长街行了里许,便到了西城门,那妇人出了城门,向城外行去,想来她定是住在郊区,尤八见状大喜,郊外地势隐蔽,人烟稀薄,正好下手,便喜盈盈地跟了出去,殊不知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”

 城外人迹罕至,道路两旁皆是密林,远处影影绰绰有些农庄村落。道路越行越窄,尤八胆子大起来,逐渐和妇人拉近了距离,那妇人似乎也觉察到被人盯上,不由加快了脚步,并不时回头张望。

 “嘿嘿…小娘子慢走,让哥哥瞧瞧。”尤八见左右无人,再无顾虑,便出言调戏。“啊!”妇人惊惧之极,不由尖叫一声,放足向前狂奔“小娘子不要怕,哥哥不是坏人。”

 尤八边追边喊,火高涨,只觉这妇人已是他彀中之物。那妇人如何跑得过尤八,慌张中脚下一拌,便摔倒在地上,尤八快步赶到,笑着抱住妇人,道:“看你还能逃到哪去,让哥哥好好疼疼你。”说着在妇人脸上一亲。

 妇人拼命挣扎喊叫,却哪里挣得,反而助长了尤八的气焰,他气,一手胡乱在妇人身上摸索,一手去扯妇人衣服,暗想憋了数,此刻终于可以痛快发一通了,尤八正逞威,忽觉间一麻,似乎被什么东西击中了。

 顿时周身麻软,一下子斜倒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那妇人察觉有异,先是一愣,随即站起身来,不顾一切地向前逃去。

 不远处的一颗榕树上,黄蓉坐在一段横枝上,正暗暗得意“弹指神通”她也练了些年头,功力虽远远不及黄药师,却也颇具火候,对付这等小蟊贼还是用得上的。这浑人忒可恶,也不知道他糟蹋了多少良家妇女,此次正好给他惩戒,念及于此,黄蓉便转身离去。

 但转念一想,若是将他扔在此地,恐怕道明才能自解,势必会耽误明辰赶路,不心中犹豫。尤八虽然好,但心地倒不坏,对她还是颇为义气,想到此处,黄蓉心肠一软,可若是如此便宜了他,却又心有不甘。

 想到尤八经常吹嘘他利用妇人的寂寞难耐,趁机做那勾当,黄蓉明眸闪动,脑际忽然闪过一个念头。

 顿时玩心大起,寻思:“姑便‘以彼之道,还之彼身’,让你也尝尝火焚身,却又得不到发的滋味,如此也为那些被过的女子出了口恶气。”想到这浑人被她耍得团团转的模样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 主意既定,黄蓉便将宽大的布衣裳下来挂在树上,恢复一身女儿装,又取下人皮面具纳入怀中,随即将一头秀发散落在肩上。

 此刻不再辛苦扮作男子,她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,玉臂轻伸,丰,摆了个慵懒的姿态,丰腴的体顿时形成一道美妙的弧线,她坐在树枝上,只觉心情舒畅无比,一双玉腿也轻快地悠起来。

 不多时,黄蓉见那妇人没了踪影,尤八仍旧卧在地上一动不动,不微微一笑,暗道,这是你自找的,怪不得你姑,随即将纤纤玉指绕成圈,凝聚真气,瞅准部位,迅速弹出。

 “嗤…”细不可闻的破空之声响起,尤八身躯一震,血脉随即通畅,他立刻从地上爬起来,环顾左右,哪里还有那妇人的影子,他努力回想,只记得方才眼一麻,便失去了知觉,他摸摸间,并无不适之感,又摸摸怀中,银钱尚在,不由骂道:“娘的,老子真是撞鬼了。”

 忽然想到一事,尤八不由心中一沉,喃喃道:“莫非老子得了羊癫风?”话音刚落,耳际传来一声女子浅笑,他心中一惊,连忙四下张望,路旁树木繁茂,阴沉沉望不出数十步,不见半个人影,不骨悚然,暗道:“今怕是真的撞鬼了。”  M.ttLlXs.COm
上章 笑敖神雕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