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笑敖神雕 下章
第43章 长昅一口气
 尤八和黄蓉投缘,便想与她同住一房,黄蓉哪里会肯,幸好客人不多,两人便挑了楼上最边上的两间,客房布置得简单朴素,颇为干净,休息片刻,尤八便来呼黄蓉下楼用膳。

 两人沿阶而下,大厅格局尽收眼底,还未到饭时,客人不甚多,稀稀落落,黄蓉目光一扫,便看准了柳三娘和华服公子的位置,只见两人不时打情骂俏,旁若无人。

 黄蓉拉着尤八在距离柳三娘不远处落座,尤八有心在黄蓉面前摆阔,便丢一锭银子在桌上,叫道:“小二,挑你们店里最好的酒菜只管端上来。”见他出手大方,店伙自然不敢怠慢,捧着银子张罗去了。

 不一刻,酒菜就摆了一桌,这些菜肴在黄蓉眼中倒也平常,她又不甚饿,便只是浅啄几口,尤八却狼虎咽,吃的不亦乐乎,见他不来烦自己,黄蓉便极尽耳力,留意柳三娘那边的动静。

 一路上黄蓉也暗中听过两人的对话,奇怪的是,他们决口不提蒙古密使的事,甚至和魔教相关的话也说得很少,那公子似乎不是魔教中人,两人说的大多是些令人头皮发麻的调情之语,此次也不例外,听了片刻,黄蓉颇感失望。

 尤八吃得油,便用衣袖抹了抹嘴,黄蓉见状暗笑:“此人不入我们丐帮,真是可惜了,有机会定要让齐儿收了他。”尤八却一脸坏笑地凑过来,低声道:“兄弟,你是不是看上那娘们了。”

 黄蓉闻言一怔,随即反应过来,忙道:“哪里,我只是…随便看看。”她素来小心谨慎,只是在暗中悄悄窥视,从不与二人目光接触,不想却被尤八注意到,不暗怪自己大意。

 尤八笑道:“兄弟休要掩饰,我看这女子风情万种,路上和那后生打得火热,甚为放,不如哥哥帮你,今晚便将她…嘿嘿,如何?”黄蓉心中一动,这尤八时常言语冒犯自己,正不知如何惩戒他,这倒是个良机,不妨让他们“狗咬狗”

 想到此处,心中暗笑,便道:“看情形这女子不是什么良家妇人,哥哥教的办法似乎行不通。”尤八叹道:“兄弟说的也有道理,这种女子若是看上了你,便会主动投怀送抱,若是看不上你,恐怕就难办了。”

 黄蓉道:“听哥哥先前说话,我还道这世上没有哥哥碰不得的女子,没想到…唉…哥哥不是会什么…十八式吗?”

 尤八苦笑道:“不瞒兄弟,我这‘伏凤十八式’是时的一些技巧,能让女子神魂颠倒,若是和她好过一次,她便不能拒绝你第二第三次,只是这第一次嘛…却派不上用场。”

 黄蓉笑道:“哥哥便没有办法了吗,刚才哥哥可是说连黄蓉都不再话下,正想见识哥哥的手段呢,原来只是纸上谈兵。”尤八闻言脸色微变,硬着头皮道:“哥哥自然不会诓你。

 只是…这种妇人不容易对付…不过无妨,一会儿哥哥便让你长长见识。”话音刚落,却见柳三娘二人站起身,似乎准备上楼,尤八向黄蓉眨了眨眼,急忙跑到楼梯脚,见柳三娘走近,便上去,陪笑道:“夫人小心路滑,在下扶您上楼如何?”

 柳三娘顺手掏出一块碎银,道:“不必了,这个赏给你。”尤八一怔,随即陪笑道:“夫人误会了,在下不是店里的伙计,只是见夫人楚楚动人,还道是仙女下凡,才忍不住上前关照。”黄蓉看在眼里,心中暗笑,想来这尤八有的苦头吃了。

 柳三娘此刻才正眼打量了一下尤八,她“噗哧”一笑,道:“呦,原来是你,真是冒犯了。”说着便慵懒地伸出左臂“好吧,本姑娘正好累了,就有劳公子了。”

 尤八想不到进展如此顺利,连忙伸手托起柳三娘玉臂,喜不自胜,道:“原来夫人也识得在下。”柳三娘眉眼含情,肢轻摆,道:“像公子这等潇洒不凡,风倜傥的青年才俊,妾身想不注意都不行呢。”

 她右侧的华服公子也面微笑,似乎毫无醋意。尤八闻言眉开眼笑,飘飘然道:“好说,好说。”更大着胆子抓起柔腻的玉手,右臂也揽在了她的纤上,柳三娘“咯咯”一笑。

 也不生气,反而故意向他靠去。尤八骨头都酥了,如做梦一般,眼看便到了二楼,正心中不舍,忽然手上传来一股强大的劲力,他猝不及防,顿时站立不稳,惊呼一声,便向后倒去。

 伴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,尤八顺着楼梯滚下,厅中众食客方才见他臂拥美人,还颇为羡慕,待到此时,方知他被美人戏,不由哄堂大笑。

 “扑通…”一声,尤八重重摔在一楼地面,只觉遍体疼痛,头昏眼花,抬头一看,却见柳三娘扶在二楼的栏杆上,一手捂住小腹,早笑弯了。“臭婆娘,敢玩老子…”

 尤八狼狈地站起身,破口大骂。话音未落,只觉眼前一物飞来,随后额头剧痛,他忍不住“哎哟”一声,伸手一摸,从头上取下一物,定睛一看,竟是一片薄薄的木屑,上面还粘着血迹,心中大惊,若是换作利器,他此刻哪里还有命在。

 他眼见柳三娘杏目圆睁,面凝寒霜,不由心中一寒,再不敢骂出口,灰溜溜跑到座位上坐下。众食客见柳三娘出手伤人,也都被她的手段威慑,生怕惹祸上身,再不敢起哄。

 见柳三娘进了客房,尤八才骂道:“妈的,前几才被那婆娘一脚踢伤,咳…”他忍不住一阵咳嗽,好容易停住,又道:“尚未痊愈,今又从楼梯上摔下来,老子最近真是霉运当头。”

 黄蓉闻言暗道,怪不得他路上时常咳嗽,原来是有伤在身,他贪花好,罪有应得,见他灰头土脸的样子,心中痛快,强忍笑意道:“哥哥好好的,如何便摔了下来。”

 “妈的,楼梯太滑,咳…”尤八听黄蓉言语,似乎并未看出门道,还道是他自己摔的,心中一宽,又道:“这一摔便没了兴致,不然哥哥就随那婆娘进了房间,成就好事。”

 黄蓉见他仍是嘴硬,便揶揄道:“哥哥说得容易,那公子对那婆娘寸步不离,哥哥的好事恐怕难以成行。”尤八道:“这个无妨,我们三人正好玩一出‘双龙戏凤’,嘿嘿…”黄蓉自然知道他的意思,不俏面一红,倍觉恶心。

 尤八用衣袖擦干了额头上的血迹,气,低声道:“一会儿我们出去逛逛,到青楼叫两个标志丰的姑娘,我们兄弟二人好好火。”

 见他急的丑态,黄蓉暗自鄙夷,他方才定是被柳三娘勾得火起,才想去窑子找姑娘发一通,她就算不是女儿身,也定不会和他同去那种地方,于是道:“哥哥只管去便是,小弟身子疲惫,想早些休息。”

 “兄弟休要扫兴。”尤八神秘兮兮地低声音“哥哥今夜便当场传授你‘伏凤十八式’。”

 黄蓉闻言暗道,我若让你传授这种‘功夫’,还用得着叫姑娘么,念及于此,不羞赧难当,只觉有此念头实是不该,但又抑制不住好奇之心,便问道:“这门功夫可难学吗?”尤八笑道:“好学得紧,看一遍便会了。

 我们男子都是这方面的武学奇才,嘿嘿,兄弟学会以后,便会如哥哥一般恣意花丛无敌手。”黄蓉忍不住道:“真有如此厉害,既然称‘伏凤十八式’,自然是十八个招式了,不知哥哥能否透一二。”

 尤八闻言顿时来了兴致,道:“没错,不过是些男女的姿势,这十八式分别为‘观音坐莲’,‘怀中抱月’,‘悬梁刺股’,‘差玉剪’,‘青蛙过河’,‘后羿’,‘侧卧双佛’,‘猛虎下山’,‘走马观花’,‘飞龙在天’,‘神龙摆尾’,‘苍龙入海’,‘狂涛拍面’,‘万箭穿’,‘一泻千里’,‘口纳百川’,‘杠上开花’,‘神龙见尾不见首’,若是这门功夫练好了,嘿嘿,凡是你玩过的女子,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。”

 黄蓉先前还以为尤八信口开河,如今听这些名字,便知不是胡诌出来的,其中居然还有“降龙十八掌”中的两式,心中好奇,便道:“这‘飞龙在天’和‘神龙摆尾’是什么招式?”

 尤八笑道:“这两招颇为霸道,先说‘飞龙在天’,与你的女子股一定要肥,若是不够肥,便不能用此招式,一般生过两三个孩子,练过武功的妇人正好,方才那婆娘恐怕就不行,若是黄蓉那个绝代尤物,嘿嘿…听说她生了三个儿女,应该是最好不过了…”

 听他又扯到自己,黄蓉连忙打断道:“哥哥快些说正题。”尤八“嘿嘿”一笑,道:“女子膝盖手掌着地,跪爬在上,肥高高翘起,男子先从后面将入女子户中,双手紧扒女子双肩,一用力下肢便腾空而起。

 然后男子双手控制力度,身体便围着两人合之处上下摆动,这便是‘飞龙在天’了,男子的大部分重量都在了女子的肥上,所以股要是不够肥厚,是万万撑不住的。”

 黄蓉本已打定主意,不管尤八说什么她都毫不在意,可是她毕竟是一介女子,此刻听到尤八言语骨地向她讲述男女之事,顿时俏面通红,芳心狂跳,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亵的画面,只觉羞涩难当。尤八道:“再说‘神龙摆尾’,兄弟见没见过街上的野狗尾?”

 见黄蓉微微点头,尤八又道:“那便是了,男女两人都跪趴在上,股紧贴,像野狗那般合。”黄蓉闻所未闻,只觉新奇无比,忍不住呼吸急促,她长一口气,问道:“这…能办得到吗?”尤八道:“有人天生具柔韧,轻易便能户,哥哥便是如此。

 不过常人若是勤加练习,也是可以做到的。这两招会让两人的部紧在一起,纵是再烈的女子,不出片刻也会被得丢盔弃甲。”  m.TTlLxS.coM
上章 笑敖神雕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