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笑敖神雕 下章
第36章 螓首微侧
 他想起小龙女今身体不适,又道:“师父,您身体有恙,万万不能再妄动真气,让徒儿背负您赶路吧。”小龙女闻言左右为难,若是继续像刚才那般赶路,她体内的玉坠势必再次作怪,她岂不是又要出丑?

 若是让他背负,又有不妥,那中的事情之后,她就刻意和他保持距离,‘男女授受不亲’,如果和他肌肤接触,他难免又起念,昨晚就是这般…

 左剑清见小龙女不语,只道她已经默许了,上前将她负到背上,道:“师父,您伏好,我们这就赶路。”小龙女心中暗叹,她此刻举步为艰,清儿又是一番好意,实在无法拒绝。

 小龙女身体轻盈,左剑清背负起来并不吃力,他内力充沛,虽然背上多了一个人,向前奔行的速度却丝毫不减。小龙女一双柔圆润的大腿被左剑清双手托握着。

 跨坐在左剑清的背上,一双柔荑小手放在浑厚的肩膀上,不心中温暖,他虽然健步如飞,却仍然能照顾到她的感受,尽量使身体平稳,不让她受到颠簸之苦。

 二人身体紧贴,衣衫单薄,直如肌肤相亲一般,左剑清只觉美人师父软绵绵的娇躯滑腻温软,不时阵阵体香来袭,不让他心神,情难自已。

 如此行了近半个时辰,左剑清已不似最初那般轻松,脚步慢慢缓慢下来,手心也逐渐浸出汗水,小龙女明显感受到了大腿上传来的,于是关切到:“清儿累了吧,放为师下来休息片刻吧。”

 “多谢师父,清儿不累,再有一个时辰就能出得此林了,到时我们再休息吧。”左剑清语气平缓,听不到半分疲劳之意。小龙女心知左剑清虽然出自郭靖黄蓉门下,却不似郭芙那般娇惯,况且她也想早点出林,便由他了。

 又行得片刻,左剑清手上汗水越出越多,逐渐浸了小龙女的腿上的衣衫,丝衣沾水薄若无物,左剑清双手紧贴着小龙女白皙滑润的玉腿,不心猿意马,竟借着奔行的颠簸,让双手有意无意之间在小龙女的玉腿上滑动。

 小龙女面色羞红,心知如此奔行,肌肤之亲不可避免,却又无可奈何。前方弯路甚急,左剑清心有旁骛,发现时已到转弯近处,急忙收敛真气,放缓身形,小龙女原本上身直立,此刻猝不及防,整个丰腴的体都扑到左剑清身上。

 左剑清只觉两团丰柔韧的弹紧在他的背上,不由心中暗,他知道那是什么,那在山中他已经尽情玩过它们,那丰硕拔之物让他深陷其中,难以自拔,每次想起那个情景都让他血脉贲张,不知不觉中,他的下体坚硬起来。

 将衣衫支得像个蘑菇,待转过弯来,左剑清歉然道:“都是徒儿疏忽,让师父受惊了。”“无妨,你留意些便是了。”小龙女语气平淡,似乎不以为意。“师父伏好,不久我们便出去了。”

 话音刚落,左剑清双臂下意识地上提,以便让小龙女更舒服些,双手也趁机上行了一段。一股异样的感觉涌遍全身,左剑清双手挪开的地方被风吹拂着。

 有种凉飕飕的感觉,那双的大手几乎抚摸到了她的丰上,下腹紧贴在了左剑清的上,小龙女心中窘迫,恨不得马上从他的背上下来。

 二人继续前行,小龙女心中忐忑不安,体内那个玉坠始终是她的心病,她苦苦思索着如何才能将它除去,思前想后,也只能先找到客栈再做打算了。

 忽然,小龙女心念一动,她此刻在清儿的背上,已经离开了他的视线,倘若她伸手探入裆部去取白玉扇坠,只要动作不大,他自然难以察觉,念及此处,小龙女芳心狂跳,两道红霞从绝美的面颊上飞起…

 ***江南的天气变幻莫测,方才还晴空万里,却不知从何处飘来一片乌云,遮住了太阳,乌云越聚越多,不一刻便布了天空。

 林中左剑清一面继续奔行,一面享受着背上的温香软玉,正乐在其中,忽觉小龙女软绵绵的娇躯挪动了一下,平滑的小腹离开了他的部,心中正失望,一对丰团紧紧贴上了他宽阔的背脊,不心中一喜。

 同时觉察到一只玉手离开了他的肩膀,为了避免让左剑清觉察到她的动作,小龙女只得挪动身体,将丰部向后翘起,右手从他的肩上挪开。

 这样的姿势让她娇躯缺少了支撑,不可避免地将丰硕的部结实地贴在了左剑清的脊背上。小龙女将纤纤玉手放在自己丰之上,芳心“砰砰”跳。

 良久,见左剑清没有异常反应,才尝试着将玉手从纤处探入衣底。玉手渐渐下移,抚上丰圆润的股,纤指顺着股沟前行,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之后,探到了裆部,那里仍然滑一片,亵被粘紧紧粘在上,小龙女俏面一红,纤指微挑,伴随着一阵麻酥的快意,将亵拨离了部。

 纤指放在滑腻的上,小龙女急不可待地向桃源幽中探去,伴着黏的滋润,纤指很顺利地滑了进去,感之处受到入侵,强烈的刺传遍全身,小龙女柳眉微蹙,忍不住娇躯一震,她银牙紧咬,极力忍耐着娇躯的躁动。

 身体明明可以感觉到那温玉的存在,纤指却偏偏碰不到,难道在更深的地方?想更进一步,却发现鞭长莫及,她焦躁异常,片刻都不想再忍受那魔物的折磨,…“滋…”

 伴随着一声只有小龙女自己才听得到的响声,她的中指深深地入了滑的,她刚身不久,身体变得异常感,随着手指的强行侵入,弯曲至极的丰润体激动得不微微颤抖,虽然极力压抑,仍忍不住呼吸急促起来。

 左剑清觉察到了背上美人的变化,小龙女弹十足的双峰在他的背上越贴越紧,他明显感到尖端处逐渐变硬,紧抵着他的肌肤。

 如此享受着师父丰体,不心中暗喜,忽然感到背上的弹向下滑动了一下,似乎贴得更紧了,随即发现丰体竟微微颤抖,美人如兰的气息吹到了他的脖颈上,那么炽热,又略显急促。

 左剑清顿时气血上涌,忍不住将双手向上滑动了寸许。小龙女指尖终于触到了一个温热润滑之物,芳心暗喜,又觉那玉紧贴在泥泞紧缩的壁内,光滑圆润,沾,指端触摸到即滑开,竟完全无法着力,小龙女芳心一紧,尝试着催动真气,将温玉出。

 门乃习武之人的第一命门,再深厚的内力,也无法将真气运至此处,所以纵然练成金刚不坏之身,也会留下这唯一的要害,小龙女试了几次,终究徒劳无功。小龙女正急得头是汗,忽然灵机一动,将真气运到手指上,试图将玉坠到手指上取出,以小龙女的功力,平隔空物也非难事。

 只是此刻温玉滑不触手,又受到壁的挤,加之行路颠簸,要将玉坠住取出却非易事。在前行中,玉坠时而从手指上颠落,时而被回,尝试几次之后,非但没有出。

 随着纤指在户中抠,又麻又的快持续侵袭着小龙女丰腴的体,片刻之后,她已被得方寸大,香汗淋漓。

 汗水浸了两人的衣衫,左剑清只觉背上丰体变得滚烫,随着小龙女急促的呼吸,两座丰峰在他背脊上跳跃滚动着。

 他再也不能忍受,大着胆子将双手在小龙女丰润的腿上滑动,指尖触到大腿内侧,竟发现到那里的软布有些粘。小龙女觉察到他手上不老实,俏面一红,刚想出言喝止,忽听“轰…”的一声震耳聋的惊雷从天际响起,心中惊悸,不住娇躯一震。

 “真是天公不作美!”左剑清心中暗骂,抬头望向天空,一时风起云涌,地暗天昏,伴着此起彼伏的轰鸣声,一道道电光不断闪彻长空,一时间大颗的稀薄雨滴从天而降,拍打在两人身上。

 “师父,这雨来得甚急,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雨。”左剑清一边说着。一边拣林密的地方奔行。“如此也好。”冰冷的雨水不仅熄灭了小龙女身体内刚刚燃起的火焰,也消除了她的尴尬之情。

 “如果徒儿没记错的话,附近应该有一处农舍,前次路过的时候,徒儿还上门讨了碗水喝。”左剑清一面前行,一面四下张望。

 小龙女伏在左剑清背上,任由他背着窜,雨势越来越大,繁茂的枝叶已经阻挡不住,不一刻,两人的衣衫都已透,小龙女明显感觉到左剑清的脚步慌乱,心中暗忖,清儿一定是记错了,路两旁遍布密林,哪里会有人家。

 “轰隆…”伴着一声惊雷,雨水更加密集,已呈倾盆之势,穿透层层枝叶的阻碍,在林中形成道道水帘,两人衣发皆,眼见避无可避,小龙女不有些着急。“就是那里了。”左剑清向前一指,小龙女抬眼望去。

 只见前方一片翠绿的竹林,其间蜿蜒出一条小路,路的尽处隐约出房屋一角,顿时心中一喜。左剑清飞身向房屋掠去,一时间两人失去了遮雨的屏障,雨势极大。

 虽然一转眼便来到院子中,两人却淋成落汤一般,倾盆大雨中,尽在咫尺的房屋都看不甚真切,只是依稀看到一座正房连着一处偏房,寻常农家院落的格局。正房门窗紧闭,却见偏房的门虚掩着。

 左剑清毫不迟疑,背着小龙女推门而入,房内空无一人,堆了大半屋子的木材柴薪,看情形应该是主人的柴房。

 小龙女连忙从左剑清背上翻下,只觉身上漉漉的,衣衫都被雨水粘在身上,一头乌黑秀发早已透,水滴兀自从发梢上滴落。小龙女解开发髻,让秀发如瀑布般散落,她螓首微侧,去拧秀发中的水分。  M.ttLlXs.COm
上章 笑敖神雕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