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笑敖神雕 下章
第21章 又把扔在不管
 令狐冲听得冷汗直,怒道:“你真是丧心病狂,自古不胜正,我奉劝你还是趁早收手,当初的东方不败就是前车之鉴。”东方不败闻言不怒反笑,道:“是吗,那我更要证明给你看了。

 郭靖,杨过,还有令狐大侠你,你们的夫人那么温柔美丽,让我都很嫉妒,何不拿出来和大家分享呢,哈哈。”令狐冲闻言目眦裂,怒斥道:“你这个不男不女的疯子,你妄想。”

 东方不败哈哈大笑道:“妄想?嘿嘿,今夜我就让你体会到爱被人的痛苦。”她走上前,把令狐冲拖到一棵大树前,让他斜靠树干,然后坐在他身边,柔声道:“如果以前有人说我不男不女,我一定会杀了他,但是如今不会了,我已经是一个完整的女人,你想要我证明给你看吗?”

 令狐冲闻言心中一凉,不知道这个恶魔会做出什么,她会如何对待盈盈,他不敢再想,也不愿再说话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忽然感觉一只柔软温热的手抚上了他的脸庞。

 只听东方不败的声音道:“真是英俊啊,我怎么会舍得杀你呢。”随后感觉东方不败在解他的带,他猛地睁开眼睛,大声道:“你做什么?”东方不败笑道:“花前月下,孤男寡女能做什么。”说话间已经解开了令狐冲的带,扒开他的衣服,出那结实的身体,令狐冲大惊,难道这不男不女的家伙竟然要和自己…真是哭无泪。东方不败骑上令狐冲的身体,她一边宽衣解带,一边笑道:“一会你就相信我是真正的女人了。”

 不久,她解开了那宽大的黑袍,令狐冲一呆,她黑袍下竟然是赤的,借着月光他看到了一个凹凸有致,光滑如玉的丰腴体,那部竟然十分坚,分明就是一个成的女子,他似乎闻到了成女体散发出来的幽香。

 东方不败笑道:“这下你相信了吧,是不是等不及吃我的了。”说着一只玉手竟伸到了令狐冲的裆内,握住了那个软绵绵的家伙,那小手柔软光滑,不断抓,令狐冲竟情不自地硬了起来,不羞辱难当。东方不败呼吸有些急促,道:“令狐大侠有感觉了,这么快就硬了。”

 令狐冲恨不得一头撞死,也不愿受此侮辱,道:“你干脆杀了我吧。”东方不败笑道:“我怎么舍得,一会快活了你就不想死了。”说完拉下令狐冲的底,那坚硬的马上跳了出来,东方不败解开头上黑布的一角,凑上柔软的嘴,竟把含入口中。

 温热滑腻的嘴包裹着,令狐冲差点叫出来,瞬间膨,东方不败开始吐口中的得令狐冲喉咙干渴,一种原始的冲动从内心发出来,良久,东方不败才吐出,道:“令狐大侠忍不住了吧,可不要到我嘴里。”令狐冲知道今夜难逃此劫,只得紧闭双目,一句话也不说。

 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臂被拉了起来,随后摸上了她光滑的大腿,并且在她的引导下不断上行。最后竟来到了一片茸茸,乎乎的所在,他心知那是什么地方,指尖传来的清晰感觉让他忍不住惊讶,难道她真的是一个女人?

 他的手在东方不败的带动下不断抚摸她丰肥硕的股和泥泞的,异样的冲动涌向全身,也变得更加壮,不一刻,他的手已经变得哒哒了。

 东方不败肥前移,扶着对准息道:“令狐冲…来…进去吧…”令狐冲头抵着润柔滑的,心中大窘,一股热血上涌,强烈的火积蓄待发。

 东方不败部下沉…一种强烈的入感传来,他的立刻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巢,那好紧,紧紧箍着他的,自己竟和东方不败,他简直快要崩溃了。

 东方不败不顾一切地扭动水蛇上下套,口中发出销魂的呻声“啊…令狐冲…我好舒服…你舒服吗…”强烈合的快,让令狐冲的大脑一片空白,只能感觉到成体带来的冲击,男人的本能让他的更大,息也更加重。

 东方不败的下体不断涌出,顺着到了令狐冲的小腹和大腿,使的进出愈加顺畅,空气中散发着的气味“滋滋…”的声音不断传入令狐冲耳中,他双目快要滴出血来,内心无比屈辱,身体上的刺却快把他推上了颠峰。

 终于,令狐冲再也忍受不住,伴随着他浓重的息,破体而出,一波波深处“好烫…”东方不败身体一阵颤抖,发出一阵的叫声,身体的套更加急切,一直把令狐冲送上至高境界…

 良久,东方不败从令狐冲身上下来,慵懒地道:“很舒服吧,你还认为我不男不女吗?”见令狐冲紧闭双目不说话,笑道:“男人出来的东西最是宝贵,别浪费了。”

 竟低下头,含住令狐冲半硬半软的,不断,把上面残留的到了肚子里。东方不败站起身,缓缓系起带,笑道:“我们春风一度,你的娇会不会吃醋呢,你说她会不会因此红杏出墙?”令狐冲今夜任人宰割,心中凄苦,他已没有心思再和这个恶魔说话,但是听了她的话,心中的恐惧却不断增强。

 东方不败笑着帮令狐冲整理好衣衫,突然出手,封了令狐冲几大位,顿时让他昏死过去,她缓缓站起身来,夜枭般的身影在黑夜中显得更加森可怖,她喃喃自语道:“是时候了。”

 接着发出一声凄厉的怪啸。不久,从黑暗中闪出两条人影,正是岳不凡和那管家,见到东方不败,他们惶恐地下拜,口中大喊:“教主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!”

 “哈哈…”东方不败又恢复了那阴冷的声音“岳不凡,刘正,这次给你们‘玄武堂’记上一功,令狐冲就交给你们看管,出了什么差错提头见我。”

 岳不凡不敢抬头,颤声道:“谨遵教主法谕,属下把他押入地牢,谅他翅也难飞,那任盈盈如何处置,还请教主指示。”

 东方不败嘿嘿怪笑,道:“你们‘玄武堂’做为神教的眼线,这两年也算办事得力,那小妮子就赏给你们了。”两人闻言大喜,低头叩拜:“谢教主体恤。”

 东方不败接着道:“岳不凡,我知道你的心思,你放心,再过些时,我保你坐上‘华山派’掌门的位子,我有要紧事要办,先走一步。”岳不凡再次叩谢“恭送教主!”两人齐声喊道。

 东方不败飞上树顶,转瞬不见,两人良久才敢起身,那“管家”刘正笑嘻嘻道:“堂主,任盈盈就交给属下吧,保证让她生不如死。”岳不凡冷笑道:“你‘铁臂苍龙’玩过的女人也不算少了,竟然胆包天,要和本座抢女人吗?”

 刘正脸色一变,悻悻道:“属下不敢。”岳不凡道:“哼,你知道就好,背起令狐冲,我们回庄。”***迷糊糊中,令狐冲浑身疼痛,口渴难忍,他努力睁开眼睛,发现面前有个人正对着自己笑。

 那人的面貌逐渐清晰,前面摆了一面镜子吗,怎么又有一个自己,镜子里的自己开口说话了:“令狐兄弟,你醒了。”

 不对,怎么是岳不凡的声音,他神智瞬间恢复过来,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昏暗的房间里,借着烛光,他看到前面根本没有什么镜子。

 而是站着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。他大惊失,想挣扎起来,却又动弹不得,他嘴巴微张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面前之人笑道:“令狐兄弟,你先不要讲话,你的哑被封了,你看老哥我扮你扮得像吗?”

 令狐冲心中明白却无法言语,惊恐异常,又听那人道:“人们只识得岳不凡,却不识‘千面人魔’,老哥今天就告诉你一个秘密,你不要说出去啊,哈哈,‘千面人魔’就是你老哥我,岳不凡。”

 令狐冲闻言心中惊诧,魔教的“一魔,二怪,三妖,四煞”臭名远扬,那“一魔”即“千面人魔”最为毒,易容术出神入化,残害了无数正道人士,却无人知道他的姓名,也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,没想到他竟然是岳不凡,自己真是大意,到如今才知晓他的真面目。

 发生了什么,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令狐冲仔细回想,他开始落在了东方不败的手中,然后被她…想到这里他俊面一红,圈套,一切都是魔教的圈套!他幡然醒悟,盈盈在哪里,这些魔头会如何对付她。

 想到自己此时的处境再也无力保护她,不心如刀绞。又听岳不凡道:“老哥我精通易容,易声,缩骨,暴骨,你看还有哪里和你不像,嘿嘿…”他笑道:“就是命子,老哥都改变得和令狐兄弟的一般尺寸,尊夫人片刻就到,稍后老哥要和她在上大战三百回合,你就看好戏吧,嘿嘿…”令狐冲闻言顿觉五雷轰顶,恨不得把这个恶魔撕碎,他居然要冒充自己污盈盈,这可如何是好,难道自己真的眼睁睁看着盈盈被这恶魔污?

 正想间,忽觉间疼痛,身体顺着地板滑了出去,竟被岳不凡一脚踢到底,顿觉眼冒金星,又听岳不凡道:“令狐兄弟先在底休息一下,总不能让尊夫人看到两个夫君吧,哈哈。”

 令狐冲悔恨万分,绝望地闭上了眼睛,心中暗暗祈祷盈盈能逃过此劫,这时忽听一阵脚步声传来,随后“吱”的一声门开了。

 一个婢女的声音道:“夫人早点休息,小婢告退。”令狐冲此刻头偏向门口,透过垂下的单,可以看得见盈盈的玉足,她关了门,向边走来,口中道:“冲哥,现在都二更天了,你真是过分,又把我扔在那里不管,听岳老儿那几个姨太太嚼舌头真是气闷。”  M.ttLlxs.COm
上章 笑敖神雕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