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笑敖神雕 下章
第8章 顿时卻念全消
 船夫抹了抹嘴,感激的道:“多谢夫人厚爱,汁很是可口,小人现在暖和多了,夫人没有其他吩咐小人就告退了。”见到黄蓉点头,船夫退出了船舱,良久,黄蓉的心才平静下来。她仰面躺在被褥上,合上双眼,却并无睡意。

 想到此行的任务重大,正道群雄的性命都系在自己身上,不容许出现差错,那支千年何首乌还在吗,魔教爪牙众多,即使采到了能顺利地带到襄吗?

 想着想着又想到与蒙古军大战的场景,然后是自己的破虏孩儿,破虏破虏,什么时候能破虏成功呢?真是思绪万千。

 一会儿,头脑中又浮现出自己挤的画面,然后是船夫喝自己的荒诞画面,后来竟想到与靖哥哥赤相对的场景,而且罢不能,直到脸红心跳,身体燥热,手不觉伸入了裆里,感觉那里竟然有些微微润。平时军务繁忙,很久没有和靖哥哥同房了,已经记不清有多久了。

 好像是生了破虏之后就再没有过。黄蓉本是虎狼之年,军事,武林事,家事都要让她心,难得有这么一个人独处无聊的时候,不由辗转反侧,情暗生。***

 夜晚的海面寒风呼啸,纵使在炎炎的夏日,这里也如寒冬一般,船夫早习以为常,坐在船头,身裹皮袄,刚才那杯热还在他的齿间存留余香。他想破脑袋也搞不懂那热乎乎的汁是如何进入自己的木杯的,难道这位夫人是仙女下凡?

 想不通索就不去想,他斜靠在桅杆上,觉得这个夜格外寒冷,身体不由瑟瑟发抖。船舱内倒是温暖如,不过黄蓉也在发抖,不是因为寒冷,而是燥热。她左手抚摸着房,却不敢太用力,因为一不小心汁就会出来。

 饶是如此,前仍有两处的痕迹。右手早已伸到下体,手指在沟中滑动,可是火却越越旺。黄蓉只有过一次自的经历,那已经是二十年前了,过后很后悔,她一直认为那种事是的行为,与自己的身份地位不符,所以从此再也没发生过。

 难道今天要发生第二次吗?决不能,自己不要变成妇。她强心头火,运起内功,没多久就大为好转。她深了一口气,却感觉部又得难受,这是怎么了。

 难道是因为念吗?她无奈只得又起身拿起那木杯,解开衣服,又一次挤。再次用木杯挤房,感觉却大不相同,每挤一次,都会很舒,越用力,越舒服,只是身体也渐渐发热。

 过了一会,黄蓉索拿起木杯,用力斜罩在房上,再快速拿开,发出“砰”的声响,一股水在强大力下而出,溅入杯中,一种强烈的快冲击着她的身体,让她忍不住呻,下体同时冒出了一股水。

 黄蓉忍不住又拿起了一只杯子,两只杯子同时房…她就这样着,水一股股的窜出,快不断侵袭着她,让她气吁吁,空气中夹杂着“砰砰”的响声,她浑然忘记了船夫的存在。

 已经有两个半杯了,忽然,黄蓉感到一阵冷风吹来,抬头望去,帘子已被掀开,借着烛光,她看到了船夫错愕的脸。

 黄蓉惊惶失措,手一抖,两支杯子中的水洒落一地。船夫反应过来,慌忙退出船舱,道:“夫人莫见怪,小人…小人听到声响…才…绝非故意。”

 过了半晌,也没听到黄蓉的回答,再不敢出声,心里不由七上八下,刚才见到的场景却在头脑中挥散不去,雪白丰硕的房,黄蓉离的表情,飞溅的水,难道先前自己喝的是…

 想到这里,船夫不由兴奋起来,船舱内的黄蓉此刻急得快哭了出来,暗怪自己粗心,自己堂堂侠女,今后该如何见人,实在是羞赧难当,那船夫不仅知道了他刚才喝的是自己的水,还会认为自己是个妇,这该如何是好,不行,我行走江湖向来光明磊落,还是要向他解释清楚。

 主意已定,黄蓉深呼一口气,道:“船家,请进来说话。”那船夫唯唯诺诺地进入船舱,却低头不敢说话。黄蓉见到他的样子,反而从容,道:“船家,刚才你见到的,也是妾的无奈之举。”见他不敢应声,又道:“妾生子之后,不知为何,水竟未曾停过,每次得难受…都要…”

 黄蓉羞涩的声音越来越低“还请船家莫怪,污了您的杯子,妾自然会赔偿。”船夫听了她的温言相告,心下释然,连忙摆手道:“夫人言重…不污…不污。”

 竟有些语无伦次“夫人休息,小人告退。”黄蓉道:“船家辛苦了,外面寒冷,船舱宽敞,就在舱内休息吧。”话一出口,她立刻后悔了。

 虽然自己是江湖中人,不拘小节,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终究不妥。船夫受宠若惊,他似乎也害怕船舱外面的严寒,道:“不会打扰夫人吧。”事到如今,黄蓉后悔也晚了。

 只得硬着头皮道:“当然不会,船家请便。”船舱倒很宽敞,可以并排躺五六个人,熄掉蜡烛,黄蓉和船夫各睡一侧,都紧靠着木板,经过了刚才的事情,黄蓉更难以入睡,那船夫不久呼吸均匀,似乎是睡着了。

 不知过了多久,黄蓉渐渐有了睡意,就在此时,听见船夫起身的声音,然后走出船舱,一会儿,耳边传来哗哗的水声,黄蓉脸一热,知道船夫在小便。不久,船夫又进入到船舱,这次竟然在黄蓉的身边躺了下来。

 黄蓉心中狂跳,怎么会这样,他大概是睡得迷糊,忘记有我的存在了吧。那船夫浓重的呼吸就在耳畔,热气都吹在了她的脖子上,她倍感厌恶,却无可奈何。

 过了一会,船夫翻了个身,身体竟然紧贴上黄蓉,手臂也揽在了黄蓉的腹上。黄蓉仰躺着,被他挤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,黄蓉暗怒:“他到底睡着没有,怎么会如此无礼。”

 良久,黄蓉都被他温热的身体贴着,黄蓉既好气又好笑,从来没想过和这么俗的船夫贴在一起像夫一样睡觉,却又摆不得。

 靖哥哥就是这样贴着自己睡的,只不过有时候会赤身体。黄蓉脑海中又浮现出和郭靖云雨的场景,想着身体又有些发热,呼吸不自觉有些浓重。

 她忽然意识到旁边的这个人不是她的靖哥哥,可是如果和这人赤身相拥会怎样,唉,我在想些什么啊,黄蓉脸红了,不敢想了,可是头脑中不断浮现出自己云雨的场面,男人开始是郭靖。

 可是过了一会儿却又变成了这个船夫,想着自己丰体和赤的船夫在一起,她心都快跳了出来,赶快把男人换成郭靖,可是一会又变成了船夫。头脑中的画面挥不去,黄蓉再次漾,此时船夫的手竟然动了起来。

 在隔衣抚摸她的腹部,黄蓉急促的呼吸了一下,心中狂跳,原来他没有睡着,好的家伙,该怎么办呢,撕破脸皮吗?可是回桃花岛还要倚仗他呢,怎么能让他知难而退呢?

 那只大手可没等她考虑,居然伸到了她的衣服里面,真实肌肤的接触,让黄蓉孔都竖了起来,不自觉地息,房肿的感觉再次变得强烈,似乎渴望异物的接触。

 那只手迅速上移,握住了黄蓉丰傲人的峰,用力一捏,一股忍了好久的水从头冒出。黄蓉措手不及,一种强烈的宣感袭来,玉体忍不住颤抖“啊”的一声哼了出来。

 船夫猛然翻身上了黄蓉的身体,另一只手扯落了她的衣,随后攀上了另一座峰,双手用力,挤出两股水,从峰上下。

 “你大胆…”黄蓉娇呼,船夫回应道:“夫人得难受,就让小人代劳,为夫人挤吧。”说完低下头,不停拭从雪白顶峰下的琼浆。

 拭干净后,船夫张口含住黄蓉已经发硬的头,如婴儿般不停。黄蓉感觉自己的头被一张热柔软的嘴住。

 随着那一张一翕,长期压抑的水如绝堤的洪水,奔而出,她头脑“嗡”的一声,电向四肢百骸,中冒出一股悸动的水,张口气,如干渴的鱼儿一般。

 水源源不断地出身体,从来没有这么畅快的感觉,瞬间催生出的强烈情让黄蓉已经无法抵抗,身体不停颤抖,口中无力地呻着“嗯…不要…求你…停下来…嗯”身体却控制不住扭动着,部也高高起。

 如此丑陋的一个成年人,正俗不堪地含着自己雪白丰房,吃着自己的水,耳边不停响起“啧啧”的声,黄蓉羞愧难当,却偏偏很是受用。

 压抑多年的情就像这奔水般,瞬间爆发出来,船夫的右手顺着黄蓉光滑洁白的躯体,滑入了她的裆部,探入桃源圣地,那里早已泥泞不堪了。

 手指抚上,黄蓉激动得直哆嗦,那里已经多年没有被开采,这感觉却如此熟悉“求求你…不要…碰那里…”当手指开始在核上滑动,黄蓉再也无法忍受“啊…”股一阵悸动,珍藏已久的中汩汩冒出,如陈年佳酿般妙不可言。久违的高感觉让她如痴如醉,口中发出哭泣般的呻,身体不停搐。

 船夫的大手被汁,明显感觉到黄蓉的变化,兴奋得有种的冲动“夫人…你这么快…把小人的手都了…还真是呢。”如此美的妇人在自己身下态丛生,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。

 船夫翻身开始自己的衣,口中急切的道:“小人这把年纪了还没有一男半女,那婆娘不争气,真是亏对祖宗,夫人帮我生个儿子吧。”黄蓉高正逐渐退去,耳边竟传来如此荒诞不经的话语,顿时念全消,理智恢复。  M.tTLlXs.COm
上章 笑敖神雕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