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笑敖神雕 下章
第7章 一滴不剩
 两人穿过人群向前走,一路上看见了丐帮的一干长老,郭家的郭芙和耶律齐夫妇,大武小武兄弟,还有少林武当等名门大派的掌门和长老。二人越来越惊悚,是什么人能把这么多高手都打伤了。

 难道是魔教,他们有这么大的能力吗?忽然从里屋步出三个人,当先一人到:“清儿,你回来了,龙姑娘也来了。”

 那人浓眉大眼,声音浑厚,正是北侠郭靖,后面的两人,赫然是当世几大隐世顶尖高手中的两位,黄药师和周伯通。小龙女见过三人,周伯通见到小龙女早跳了起来,嘻笑道:“是你这丫头啊,怎么一个人,杨过那混小子呢?”

 小龙女于是把杨过闭关,二人路上遭遇伏击的事情说了出来,当然略过二人结为师徒,在山里的行为不说。当小龙女问起武林大会发生的事情,郭靖叹了口气,向二人详细讲述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。

 原来,武林人士接到了英雄贴,正道的精英都赶了过来,大会当天,群雄愤,为了和魔教抗衡,决定推选武林盟主,大会推选郭靖为南方武林的盟主,令狐冲为北方武林盟主,号令群雄,准备和魔教大干一场。

 没想到当晚的酒菜里被魔教下了奇毒,第二天毒发作,大家内力全失,神智也逐渐模糊,只有郭靖夫妇,令狐冲夫妇,和少数几个女子未中毒,郭靖和令狐冲都百毒不侵,黄蓉和任盈盈带领几个女子张罗酒菜,也得到幸免。

 但是此时魔教左使向问天带领魔教的一怪四煞和大批教众出现,几人拼命抵挡,但寡不敌众,眼看不敌之际,就要全军覆没,黄药师和周伯通赶到,击退了强敌,但是得知众人中的毒为“仙人散”没有解药,三月之内就会全身溃烂而亡。

 就在绝望之时,黄药师想到一个秘方,就是用千年何首乌或千年的天山雪莲当作药引子,配置成一种解药,可解天下奇毒。

 可是这两种药材极为珍贵难求,要找到也绝非易事,令狐冲夫妇自告奋勇去天山找雪莲,黄药师记得桃花岛上的后山有一支千年何首乌,命黄蓉去采。

 剩下的几位高手留下来照顾大家,防止魔教再来攻击。小龙女听了心情很沉重,道:“魔教妄图颠覆我武林正道,我侠义中人决不能坐以待毙,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请郭大侠尽管吩咐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 郭靖面为难之,黄药师道:“我们这几正在商议,‘仙人散’是魔教的‘圣手一怪’方林所配,如果能找到他,或许能有办法,根据打探,他经常在扬州活动,可是我们这里又不开身。”

 小龙女道:“晚辈明白了,我这就赶过去,无论如何也要找到此人。”郭靖道:“要是过儿在就好了。

 那方林武功高强,你一个女子,让我如何能放心呢?”小龙女毅然道: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,我既是过儿的子,就要代替他完成他该做的事情。”郭靖叹了口气道:“事到如今,也只能这样了。

 清儿,你陪龙女侠走一程吧,路上也好有个照应。”左剑清听了喜上眉梢,道:“清儿遵命!”事不宜迟,两人马上上路,准备了两匹快马,向扬州奔去。

 看着两人离去,郭靖长叹了口气,不知他们此去是吉是凶,还有令狐冲夫妇,此去天山路途遥远,不过他们夫妇二人一起,应该没什么可担忧的,最让他放心不下的是蓉儿,她虽然古灵怪。

 可是毕竟孤身一人,这些年她为自己分忧解难,自己却没有让她过半点安稳的日子,不暗暗自责…

 “笃笃…”一个黄衫美妇骑着一匹小红马在江边飞驰,看她大约三十几岁的样子,一身风尘,却难掩雍容华贵的气质,相貌更是美得惊世骇俗。此人正是黄蓉,她前往桃花岛,昼夜赶路,此刻已经到了末陵城的郊外,过了一片深海就是桃花岛了。

 一会功夫,黄蓉来到了一处渡口,看见一条小船停泊在那里,便喊道:“船家,生意来了,还不出来接。”

 随后从船舱里出来一个四十几岁,皮肤黝黑的船夫,见前面是个大美人,了口唾道:“夫人,可是要出海,要去哪里啊?”黄蓉道:“正是,包你的船去桃花岛,你可肯去?”

 船夫面,道:“最近海上风大,行船困难,如果现在出发,也要明天中午才能赶到,一路上难免有触礁翻船的危险,附近可没人敢去,夫人过得十天半月,等天气好了,就有人能载你过去了。”

 黄蓉眼珠一转,可怜兮兮道:“船家,我实在有急事,你看我就剩下这三十两银子了,你能不能看在我一个小女子的分上,载我过去,这些银子当作你的船资。”那船夫看见白花花的银子,又咽了口吐沫,暗想:“我的天,三十两,我一年也赚不到啊,凭我行船的经验,应该没问题。”

 于是忙道:“看夫人确实比较急啊,我就豁出去这条老命,载夫人一程,上船吧。”黄蓉进了船舱,心中暗笑,还不是看在银子的分上。见这船舱倒也宽敞干净,想来今晚要睡在这里了,倒也舒适。船夫解开纤绳,划起船浆,把船缓缓行了起来。

 不多久,船已经远离码头,行驶在蔚蓝的海面上,黄蓉走出船舱,立在船尾,吹着清凉的海风。

 看着大海的壮阔,四面一望无际,波光粼粼,不由心情畅快,这些天的烦恼事都暂时抛倒了脑后,只享受这片刻的轻松。不久,天色将晚,风大起来。

 黄蓉只得进入船舱。那船夫经验丰富,在暮色中艰难的掌控着小船,一路也有惊无险。又过了两个时辰,将至深夜,风更大起来,船夫道:“夫人,现在不能前行了,风大,船容易触礁,我看前面有一处明礁,我们就把船泊在那里吧。”

 黄蓉在船舱里应道:“好的,辛苦船家了,今晚就在此处休息吧。”前面有几堆礁石,高出海面很多,船夫把船驶入石之中,把船锚抛下。

 此处正在几堆高石中间,十分避风,外面风声呼啸,这里却波澜不惊,是个十分舒适的所在,黄蓉暗赞船夫经验老道,准备睡觉了,那船夫穿着皮袄,也在船头上小憩。船舱里很温暖,黄蓉和衣躺下,合上眼睛,准备好好的睡一觉。

 隐隐中感到房发,黄蓉暗想:“坏了,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。”原来黄蓉产下郭破虏以后,自己事务繁忙,只能把孩子交给妈喂

 但是自己的水也很充足,有的时候的难受就要动手挤一阵,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,不知道为什么,黄蓉的水还没有断,每隔几天都会发一次,这时黄蓉就得自己动手偷偷的挤一会。

 她羞于和别人说起,连郭靖都不知道,因为两人繁忙,疏于房事,加上郭靖粗心,所以这个秘密一直只有黄蓉自己知道。

 黄蓉环顾四周,发现船舱的角落处有几只木碗和木杯,想来是那船夫吃饭的家伙,黄蓉爬过去挑了一只最大的木杯,忖道:“就用它吧,没有我的召唤那船夫应该不会进来。”

 黄蓉解开衣,出她那对傲人的房,由于水泛滥,显得更加丰硕,虽然她很难为情,但实在受不了那肿的感觉,把杯子端在左手凑向一只房,右手挤了起来。

 她小手握住房的部,慢慢向头方向动,逐渐加力,白色的水慢慢了出来,落入杯中,但是黄蓉的房实在硕大,一只手只能抓住一部分,有点发不上力,害得她挤了很久也没有挤出多少。

 黄蓉灵光一闪有了主意,她把杯子放在船板上,自己跪在地上,俯下身体,双手挤一支房。饶是如此,也辛苦的很,不过出比刚才顺畅多了。

 她把在杯口用力挤,每次微微起身的时候杯子都会带一股力,发现了这点,黄蓉更加用力下,仿佛要把整个房都挤进杯子。

 随着水涓涓出体内,黄蓉倍感轻松,就这样她挤完左挤右,身体也越来越畅快。房被异物刺,竟让她有微妙的快,催她用力在杯口挤。又过了一会,盛了一杯,黄蓉也累得香汗淋漓了,起身舒了口气,整理好衣。

 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。黄蓉看着自己的杰作,一杯白色的体冒着热气,这是新鲜的人啊,平时挤出来的都给破虏喝了。

 难道今天要自己喝,倒是能暖暖身子,但是喝自己的水总有些别扭,自己是无论如何下不去口的,看来只能倒掉了,正在此时,从外面传来了咳嗽声,那是因为寒冷而发出的声响。黄蓉心中一动,倒掉真是可惜了。

 不如给船夫喝,可以为他充饥驱寒,可是让这么老的男人喝自己的?她脸红了,经过了几翻犹豫,想到自己是江湖儿女,他只不过是朴实的船夫,还讲什么繁文缛节,只要不告诉他真相就行了。

 想着想着竟觉有趣,暗中做了个鬼脸。“船家,请你进来一下。”听到黄蓉的召唤,船夫掀开帘子俯身进入船舱,道:“夫人可有什么吩咐?”

 黄蓉端起那杯热气腾腾的水,正道:“船家辛苦了,喝了这个驱驱寒吧。”船夫伸手接过杯子,入手温热,十分诧异,道:“夫人,这…是什么,怎么还是热的?”

 黄蓉不觉羞红了脸,幸好船舱内的烛光昏暗,她低声道:“船家不必多问,只管喝便是了,我还会害你不成?”船夫听了那还敢多问,连忙道:“夫人严重了。多谢夫人。”

 说完捧起杯子“咕咚咕咚…”的喝了起来,黄蓉心狂跳着观看船夫把自己体内出的水喝完,一滴不剩,脸上不由又泛起了红。  M.tTLlXs.coM
上章 笑敖神雕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