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姑妄言 下章
第十八回 童自大得寿又得儿二
 第十八回 崔命儿害人反害己 童自大得寿又得儿(2)

 再说雪梅一有事上去,空氏叫他到跟前,问道:“你们两个,相公为甚么叫了出去,况且相公又不常在外边过夜,是甚么缘故。”

 雪梅只是笑,空氏再三追问,他才把富新的话细细告知。空氏道:“这人怎样个美法,你相公就肯把你两个换他。”

 雪梅屡受富新之托,借这意儿耸恿道:“若说模样,果然是少有的,不要说男人,若女人中赶得上他的还少呢。此时相公不在家,何不去张张。”

 空氏听说得高兴起来,就同着雪梅往外走,刚到院子里,头遇见庞氏,问道:“往那里去。”

 空氏又不好回来,又不好告诉他,笑说道:“你也同去看看。”

 到了外边,一个人也没有,悄悄走到窗下,往里面一张,见那富新之美,心中私爱是不消说,又浑身赤,如一块无瑕白玉,竟像放光的一般。他把个雨棠按在一张椅子上伏着,着六寸长多的一个大物,隔山取火,狠力着捣,捣得那雨棠受用得像临死挣命的样子,喉中格格有声,四肢扭。

 空氏庞氏看到这种光景,头发一麻,遍体酥软,几乎瘫在地下。见他两人事完,富新拔出具,仍然坚举,而且长。空氏、庞氏益发酥了,心中虽恋恋不舍,又怕他出来看见,只得扶着了雪梅,一步步挣了上去。

 空氏到了房中,悄悄向雪梅说,叫他做媒,匣中取出个鸳鸯玉坠,里拿出一只凤头绣鞋,用一条大红绣汗巾包了,汗巾头上还有一副金三事,一个同心盒,送与他做表记。又叮咛了几句话,若遇相公夜间出门不在家,千万约他进来一会。雪梅接了藏好,才走到院子里,庞氏点手叫他到房中,手上摅下一对比目鱼的金戒指,身上下一件喜相逢小纱衫,再三央及他转赠,约他遇巧进来。雪梅也袖着,到了书房,向富新道:“我才上去,两个妙人儿托我带了几件东西来送你,看你怎么谢我。”

 遂将几种宝贝取出。富新一见,喜到百分,笑道:“好姐姐,这是谁送我的。”

 雪梅道:“好自儿,轻容易就告诉你。”

 富新道:“你不过是刁难我索谢,等我来奉敬。”

 遂将他抱到上,了衣,奋力谢了一谢。伏在肚子上,又问道:“这端的是谁给我的。”

 雪梅道:“我才不在这里,你同棠姐几乎把椅子都摇散了,这只算是补我的数,谢礼我还不曾领情叫。”

 富新笑道:“罢了,说不得了,我再奉申谢敬。”

 又竭力了一阵。雪梅才告诉他如何空氏问话,如何来张,恰遇庞氏一齐同来,怎样张见他两人干事,回去叫送了这东西来,改有空相约。把个富新喜得心窝,把住他亲了十来个嘴,才要下来,雪梅一把搂住,道:“你不谢谢媒就想跑。”

 富新道:“我该谢,该谢。”

 正要动,雨棠将富新抱住,道:“要谢先谢我,他若不见我们在这里演武,还未必就动心呢。我的功有七分,你只有三分,如何僭得我的先。”

 雪梅道:“积德的姐姐,你让我这一会儿,我只略领领他的谢意,酒醉后来客,后边有多少都让你就是了。”

 雨棠笑着放了手。富新又了一会,雨棠见雪梅像是丢了,就把富新生拉了下来,二人高兴了多时,各整衣服起来。雪梅又说:“主母同庞姨再三嘱咐,东西要收好,若被主人看见,大家都有不妙。”

 富新道:“此处如何藏得,我送到家中收了再来。”

 忙忙的回去收好。他母亲要问他话,只匆匆答了两句就跑来了。

 过了几,司进朝人家请去吃戏酒,有一夜不回。空氏得了这个空儿,叫雪梅约进富新来,以完心愿。掌灯时,富新雪梅进来,到了房中,见空氏独对银红,手托香腮坐着,忙近前一揖。空氏虽约了他来,但他一个少年妇,忽一个陌生的男子走到身边,而且还要做那件事,由不得面娇羞,侧身还了一福,低头不语。富新上前携着他的手,到灯前细看。灯下看佳人,越觉美貌,情兴,一把搂过脖子,就要接。空氏微微含笑,把脸略扭,富新越觉魂消。只见他:一段娇羞,百般。一段娇羞,两颊微红,虽是含羞而却带喜。百般,双眼斜窥,虽作娇态而实是勾魂。面上似笑而非笑,口中言而不言。粉颈微扭几回,朱略抿数次,知是他心发动,难兴攻来。

 他二人也无可扳谈,相携上。富新替他宽衣解带,他惟闭目佯羞。光了,富新在灯光之下将他浑身细细一看,宛如一园瑞雪,由不得遍体酥麻,怎见得他的妙处,有个七字令赞他道:妙,好。女乔,马蚤。柳眉弯,樱桃校眼波肢袅袅。尖尖玉指柔,窄窄金莲校酥团团,玉骨冰肌皎皎。动人情处不能夸,红沟微绽真奇宝。

 这赞他不尽,还有几句道:

 眼儿饧,儿笑。发儿乌,容儿俏。儿仅仅一捏,儿刚刚一抱。腿儿白白光光,脚儿尖尖跷跷。腹儿软软如绵,脐儿小小一窍。看到下那一件,肥又肥,紧又紧,红又红,紫又紫,滑又滑,香又香的美物,真个是尽皆佳妙。

 富新看得兴致倍浓,一下捣了进去,不歇气盘桓了有半个更次。空氏乍经大敌,娇声呖呖,体摇遥富新如在仙界中快活,越加怜爱。歇了片时,又见那空氏口中微有声息,肢咯咯款扭,富新愈觉兴豪,越加用力。不多时,只见他浑身打了个寒噤,用手搂过富新脖子,度过舌尖来。富新知他乐极了,含咂了一会,空氏就将他紧紧的搂了两搂,儿向上凑了几凑,富新知他兴尚未足,又大肆驰驱,尽力冲突。猛听得空氏叫了一声:“哎呀,罢了我了。”

 瘫于枕席之上。富新见他这样子,也不觉浑身一麻,一如注。伏了片刻,互相把舌尖咂了咂,下来相搂相抱,同卧了一会。

 这,庞氏也知司进朝不回家,再三托雪梅邀富新赴约。富新同空氏了这场,心中记挂着庞氏,假说的司进朝回来要出去。空氏也心满意足,体乏要睡,就放他起去,再三嘱定后期。富新穿衣出来,又同雪梅悄悄到庞氏房中。他早已睡下,富新上,掀开被摸他,尚穿着衫,替他卸下,自己也了,就将起来。庞氏的姿容虽不及空氏,而被底风过之,也诌了几句他二人这番光景:庞氏腹上驮着个美男子。一杵中撑,两膝跪榻,忙忙的横舂竖捣。富新身下着个俊娇娃。两片分开,双足高跷,急急的上送下。两张嘴正相亲,四只臂紧紧互搂。富新道:“俏心肝,我爱你百种风,你的俏心儿,切莫要又向着别人去使。”

 庞氏道:“小宝贝,我同你千般恩爱,你的宝贝物,千万不宜别做负心的奴。”

 上一个笑,思舂破了他内中皮,方才意足;下一个喜孜孜,歪断了他中硬,始觉兴阑。

 两人直到四鼓,方才别去。富新见庞氏与他同岁,枕席上别有一种风情,更觉嘉喜。此后但是有空,便来同他两个应酬一番。久之,巩氏同风柳、月桂也知道了,如何放得过。

 那一夜,司进朝有一个父执雪给事七十整寿,他送了礼去赴戏筵。富新同空氏了一度出来,就到庞氏处,两人正在如此云云。巩氏打听得知,走将进来,一手掀开帐子见了,说道:“好好,相公不在家,你们做的好事,我要不叫破了,后来连我也拉在浑水里头没么?”

 富新惊得连忙拔出爬起。庞氏笑道:“好姐姐,你不要假撇清了,也来大家乐乐罢。”

 巩氏道:“侬是弗稀罕事个,渠弗要拖人下水。”

 庞氏知他口硬心软,向富新使了个眼色。道:“你就不求求姐姐,他肯依么?”

 富新忙下,赤条条跪在地下。巩氏见他浑身雪白,如月宫玉兔一般,间横着一玉杵,一跳一跳,由不得都心沉身软了。笑道:“要不持你的面,侬这-吆喝起来,大家子弗成。”

 富新见他口松,起来一把抱住,放在上,就去扯。巩氏道:“侬弗声张罢了,你倒敢做格样事。”

 嘴里说着,任凭他下了,就起来,上身衣服也被庞氏替他光,富新便将他了一阵,猛抬头,见风柳、月桂站在前,巩氏是同他两人约了来的。说道:“侬罢哉,你同渠两个耍子一歇,做个大家欢乐。”

 富新见他两个模样也还不俗,就下搠他二人按在凳上,每人都见了见。此后空氏同他六个人都做了一路,只有司进朝尚在鼓里,一丝毫不知,还时常送柴米送盘与他老母,也混了年余。

 忽一,广东有家人来到报丧,说老主在任病故,夫人差来接小主去搬灵,阖家大哭了几场,一门挂孝。司进朝要去搬父柩,接母亲,遂将家务事内托空氏,外托富新,又吩咐家人,小心听服富新使令,如同我一般,不然回时重责。又嘱雨棠、雪梅好生陪伴他,才起身去了。

 这时家中去了个大猫,该这些老鼠出来成了。富新同这几个妇人公然明到夜,夜睡到明的大乐,竟像亲夫妇一般,毫无忌惮起来。那空氏也恐家人有口声,将家资任富新挥霍,富新拿出那田完买齐的手段来,把不心疼的钱,家中男妇大小都沾厚惠,又拿出柳盗跖的本事来,暗盗了这许多银子回去,他这几个男妇都昏了,也不想一想,这项银子将来司进朝回来,作何开销。富新也竟把司进朝的家俬,当是自己的,任意施为,毫不顾惜,这众家人又得了重贿,心中不胜感激,背地念他一个权印的主人,比正经主人如此的厚恩,有几个老人家贿虽受了,却心中不忿。道:“我主人好容易挣来的家俬,却被他如此撒漫。”

 因-个是主人,-个是主人的盟弟,且又是极相契厚,况主人临行之时,又切切吩咐要着实小心,故此不敢多言。

 他们也乐了有几个月。司进朝回来了,将父亲棺木寄在聚宾门外普德寺中。同母亲到家。亲友来吊唁者终绎不绝,也无暇同富新相叙。富新同众妇人热闹了几个月,今一旦分开,那雪梅、雨棠因老主母来家,自然要上去,只他独自一个孤孤凄凄在书房中,还想司进朝来同做他那背后的生活。别的妇人不敢望了,得这两名美婢来干干前面的事务,以消岑寂。

 不想过了几,司进朝事体稍暇,那两个老人家将家中之事细细禀明主人。司进朝悔之无及,去查点家资,少了三千余金。问空氏,他无言可应答,只说家中盘费了,问作何项,使用许多,但睁目张嘴,头低面赤,不能复答一语。司进朝同他大闹了一常他母亲来问何故,司进朝又不好详说,只说媳妇在家,把银子不知花往何处去了。那金氏夫人把媳妇也就数说,责备许多不是。司进朝又叫那老人家出来辞那富新,道:“家中老主没了,小主要守制,也无暇读书,富相公请回罢,我家相公要亲自说,因无颜来相见。”

 【反说得妙。】有那感激家人前来献勤讨好,将主人上边闹吵早即告诉他了。他还痴心以为司进朝或再不能忘情于他后庭,还想为入幕之宾,今见家人来辞,知站立不住了,也有些心惭面愧,只得归家,这却是古语道:分开了连理枝,拆散了鸳鸯伴。

 司进朝将他父亲安葬后,见这几个妇人如眼中钉一般,由不得生气,空氏系正室,不便驱逐,把两妾四婢都叫媒人卖了。他待这空氏总无一毫善,无一句好言,指东瓜骂葫芦,指和尚骂秃,无一不诮带他几句。空氏忍气声,可还敢说一字,料道情人今生不能见面,常要领教丈夫的几句臭骂,终郁闷,不久气结而亡。

 那富新盗了司进朝之物,约有三千余金,闻得他家卖妾卖婢,他爱庞氏风,雨棠、雪梅是他久契,自己不敢出名,托人转买来家,做了-二妾。【第四,负心于巩氏、风柳、月桂。】却得了自在受用,叫做个: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

 久而久之,他们这些事轰扬得人人知道,虽怪司进朝好所致,但这富新受他多少恩惠,他虽辱身,系他情愿,并非司进朝强拿硬做,且酬之以二婢,也就罢了,决不该他的妾,盗他的家产,可谓负心之至。知者无不痛恨。

 司进朝父亲有一个老友,做过一任给事,告老在家,他姓雪名芳,是个极义愤的人,专好替人雪忿报仇。他也知道这事,新文宗是他的会场同年,他相会时,将富新的事一一说知。文宗访了他一个劣行,将衣巾褫革,重责十板逐出。【惜哉此股,此文宗大杀风景。】富新无颜在家,拿了数百金到北京,做了个黑豆跳,又名飞过海,又叫活切头,冒名顶替,叫做傅谊,得了陕西西安府富平县典史。回家买了一房家人,同了母亲妾,雇了驮轿骡子去上任。刚过了潼关,不想遇着十来个贼,纵马蜂拥而来。他母亲家人骡夫不必说,丧于刀下,掳了三个妇人,又要杀富新。内中一个贼酷好喜男风,混名叫做坑蛆,忙止住道:“兄弟不要动手,那三个老婆给你们,这个小子留给我罢。”

 那贼便收住了刀,有三个贼便将三个妇人抱上马,同骑着扬鞭如飞而去。这些贼的规矩,十个人一架帐房,有一个小旗管领,那六个贼把驮轿弃了,拿骡子驮上了东西,翻上马,赶着头口,放开了辔头,飞马撵去。只剩坑蛆押着那富新公同回营,多时方到。进了帐房,富新举目看时,三个妇人已光,九个贼也浑身赤,轮了大,庞氏、雨棠、雪梅受用得嘻嘻哈哈,哼哼唧唧,全无一点悲苦之,有几句说这伙贼同这三个妇人。道:这贼人身逢少女,犹如饿虎羊。那妇心爱壮贼,好似渴龙得水。贪,本自爱耍贪;好贼手段高强,真是能征惯战,崇的崇,,没一个肯将服输。往的往,来的来,都一般辛勤出力。虽然小典史曾为鱼水之,怎似大强盗善作冲锋之战。

 这坑蛆见他们高兴,笑道:“你们好快活,老子也该受用了。”

 拉过富新,按在铺上,扯下子,出光,雪白如玉,啧啧赞道:“老子做了这几年的贼,也没有干过这样好股,今好造化。”

 一<姑妄言> m.TtlLxs.cOM
上章 姑妄言 下章